寻寻觅觅

不行了这个太可爱了,一定要转出来

鸽子π:

画出来就觉得肥肠弱智了

一个跑一个追

REINCAO:

加个小恶魔damian✨✨

今天七夕啊 ∠( ᐛ 」∠)_

mark

Cenmo-三御:

#求k#DCsupersons透明双面亚克力预售页面。二维码在图底!或者戳评论的链接 拍之前记得看简介w

啊哈哈我的天那个魔镜!!!!

_666_:

我笑了

【Damijon】10s

可爱!

初五:



乔纳森三次盯着达米安看,一次达米安盯着乔



脑洞来源:网易云评论,“据说恋爱中测试真爱的办法是,如果女孩抬头看着男孩,但是不说话,十秒钟内对方会忍不住亲过来”


——


大半个月前的东西了,现在才磨蹭着写完,拖太久了,也因为很多事情搞得乱七八糟的非常匆忙。也没心思认真写了,就草草结了。


这是在网易云看到的评论,看到以后发给基友,结果被基友撒了一把狗粮OTZ,当时就开始撸这篇,想把这文作为对基友的祝福,虽然那个傻呲永远都看不到这文嘎嘎嘎∠( ᐛ 」∠)_


祝她幸福www



 


01


十秒。乔盯着达米安看了有十秒。


第十一秒的时候达米安才终于把黏着在电子显示屏上的目光转移到乔脸上,嘴唇抿成一条线,眉头拧在一起,眼神揉成刀子透过覆着白膜的面具直直扔给乔。乔呢?他只要眨一眨他的蓝眼睛就能轻松化解。


达米安没有行动,乔便得寸进尺地向前进了一点,抬起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


达米安的身高在青春期迅速超越了他,在乔嘴里反复念叨过的“矮冬瓜”被高出乔半个脑袋的达米安悉数扔了回来,大有一雪前耻的意味,乔只能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给他起其他外号,叫嚣着总有一天会超过他。然后达米安就会像现在这样,微微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注视他。


乔没事也不会盯着达米安看,看他还不如盯着自己手机有趣。但也正是因为手机才使他有这个举动:“据说恋爱中测试真爱的办法是,如果一方看着另一方,但是不说话,十秒钟内对方会忍不住亲过来。”


“恋爱中”、“真爱”,这些字眼让人看到就像是被夺去一分呼吸九十九分神志,脑子叽叽喳喳全是小鸟儿的歌唱,被扔在棉花糖做的世界里,连迎面吹来的风都仿佛掺着花瓣——哦当然,前提是与你谈恋爱的并不是“蝙蝠侠之子”,或者是跟“蝙蝠”沾边的什么人。


非常不幸,乔是后者。即使是跟达米安稀里糊涂在一起有段时间的现在,他仍然会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与他处于一段恋情。乔的“恋爱中”,是哥谭的雨夜、汉密尔顿的窗台、无休止的反派,以及与达米安的每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


青春期作祟——或者,不管是不是处于青春期,都会对不确定的感情感到恐慌,挣扎着想要抓住一点点粉色气息揣进怀里以此来抚慰心口里七上八下的不确定性,于是那本可以当作笑话的测试就撞进了乔的眼睛里,反正——就十秒,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反正……试试又不会掉块肉!


乔抬起头,挣扎着看向旁边全神贯注盯着电子屏幕的达米安。前十秒对方无动于衷,第十一秒转头看他,第十二秒抬起下巴,第十五秒一巴掌推开了他的脸,乔透过达米安的指缝看到对方残忍地,重新把注意力给了挂满乔看懂的看不懂的数据。


达米安手指轻快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说:“不要用你的蠢脸打扰我工作。”


——什……


——太可气了!


乔瞪着眼睛,怒气值在达米安的手套下爆发,他抓住对方的手,头一歪,嘴一张,逮着达米安手的侧面就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


钢铁之子,铁齿钢牙,一点儿水也没放。


达米安痛呼出声,等他凶神恶煞地回头要逮住化身小狗崽乔以牙还牙时,乔早就脚底抹油一溜烟逃了。


“-TT-”达米安咂舌,甩甩自己被咬的手龇牙咧嘴,“幼稚。”


刚刚还乖乖呆在他身边的人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去,抱怨的话说出来也没人听到,想把那个小崽子抓回来给他点惩罚,可手头要紧的事还没解决完——达米安眯着眼睛,绷着嘴唇,连敲打键盘时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些,噼噼啪啪。


 


02


十秒。


乔浮在哥谭上空,身后的披风被吹到身前。达米安裹着披风站在滴水兽上,沉默地接受了十秒乔的注视。


乔张了张嘴还没发声,达米安就先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按下耳内的通讯装置,再次开始接受乔下一轮的十秒注视。


乔飞近了点,让自己与达米安视线持平,可通讯刚一结束,他就立刻被对方一巴掌推开。浮力让他不由自己地向后飘了一点距离,是达米安伸手抓住他的披风一角把他重新拉回到面前。


“专心任务,小子。”达米安沉着声音,从腰间的万能腰带里摸出望远镜。乔撇着嘴巴要把自己的披风从达米安的手里拯救出来,动手拽了拽,没想到对方反而攥得更紧,乔又试了几次,在确定自己无法挣脱后干脆由他去了。


他们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只要等他们的保护对象回到自己屋里他们就可以随意安排剩下的时间,按照往常来说,达米安会把乔送到汉密尔顿去,即使是乔可以飞的现在达米安仍然如此。乔会跟达米安坐在哥利亚的背上,分享零食,夸夸各自的父亲,指出对方任务时的错误,吵架,小型可控的打架,再或者什么也不说,他靠在达米安的背上,或者在他怀里,安静地让耳边的风呼啸而过。


玛雅是第一个知道他们恋情的——这还得归功于一场爆炸和在达米安看来过多的肢体接触。脱险后达米安拎着乔的后领,把乔拉远了和玛雅的距离,怀里一空的玛雅嘟着嘴调侃达米安,说他小气,说他们是一对儿。乔当时拽着领子慌张地要把头都藏进衣服里,否认的声音还没发出来,达米安就带着他标志的咂舌音说,“你知道就行。”


——何止是玛雅震惊。


乔张着嘴巴,心里头砰砰直跳,他拽着自己因爆炸损毁一半的披风抱着脑袋,好像能把世界完全隔绝开来似的——但是不行,他耳朵嗡嗡作响,满是自己慌乱的心跳,胃里翻滚着,好像会因为达米安突然变相承认而激动得吐出一只又一只绚丽的蝴蝶。


乔现在想起来仍然会感觉自己胃里在翻滚,身体也轻飘飘地——


“不要乱飘。”达米安声音适时响起,乔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浮起一小截,乔没有动,达米安拽着他的披风把他拉到身边。


乔脚尖接触到滴水兽,就跟达米安挤在一起。


十秒。


乔想了想,转过头。达米安在看目标人物,乔就去看达米安。


一秒,两秒……


第七秒收起望远镜,第八秒标志性的咂舌音,第九秒看向他,第十秒掏出钩爪枪,第十一秒拽着乔的披风,第十二秒把他甩到对面楼顶上。


——这不是恋爱。


乔蹭着地面飞起来怒目而视:“你做什么?!”


达米安蹲在楼边上冲他咧嘴,“一报还一报。”


什么?


达米安举起左手,乔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咬了达米安那件事。


乔胃里的蝴蝶们一瞬间全都死光。


 


03


达米安有时候还是很好的,什么时候?


乔认真思考了一下:安静的时候。就比如现在。


泰坦公共休息室里安静极了——总共也就俩人,摆弄自己武士刀的达米安,和一旁仰沙发上玩手机的乔。之前也说了,盯着达米安瞧不如盯着自己手机有趣。


而这一点点的乐趣也因为再次看到那个所谓的测试时烟消云散。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乔立刻撇撇嘴关掉了页面。


少年心思千回百转,眼睛滴溜溜地从黑下去的手机屏转到天花板,转到地板,转到沙发,最后转到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比刀的达米安。


对方褪下手套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修长圆润,指关节处有常年使用武器留下的茧子,手指轻轻敲打在刀刃上,发出细小清脆的声响。


跟达米安一起训练的时候对方也教过他如何拿刀,嘲讽的墨绿眸子透过刀刃映到乔眼里头,一身高领黑色训练服,将达米安与同龄人不符的健硕身材勾勒出来。达米安使刀时行云流水,寒光闪过刀刃,落在达米安眼睛里。


最后刀尖抵在乔的下巴上,达米安向上一挑,乔也跟着抬起下巴,直直对上达米安的眼睛。


当时达米安看了他一会儿,最终动动嘴唇咧出一个弧度问他,“学会了吗?”


——会个鬼。


乔面色不善。


 


达米安在刃上敲了几下便停下来转头去看乔,注意到达米安的视线后乔抬起头,无辜地眨着自己的蓝眼睛。达米安没什么反应,又过了几秒后乔才突然意识到达米安是在看他。


这实在不怪乔,达米安的面具混着铅,覆着白膜遮住瞳孔又很难知道他看着哪里,乔敢发誓,达米安戴着那副面具在会议上闭着眼睛睡觉都不会有人知道——像红罗宾那样。


但意识到这点后乔不得不正视一下,而正视的下场是他动哪里都感觉别扭,像是被达米安死死盯住一样,乔飞起来,落下去,半空中打转,蹭着地飞——他看达米安,达米安的面具在看他。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忍无可忍地乔冲到达米安面前问。


达米安歪了下头,“以眼还眼。”


乔:“……”


后来他干脆飘在达米安面前,鼓着腮帮子看他。盯了大概十几秒后达米安动了动,伸手捏住乔的脸狠狠一掐,在乔痛呼的时候又立刻把乔推开使他飘远了一点。


“啧。”达米安说,“啧。”


 


04


“啧。”咂舌音像阴雨天闷了很久的雷声似的在乔耳边炸开,乔缩着肩膀抖了抖,然后听到接二连三从达米安嘴巴里蹦出来的啧啧啧。乔不敢抱怨——毕竟是他能力突然失控才导致他们俩被困在黑暗狭小的空间里。于是乔只能费力地从贴在他面前的达米安身上转移注意力,用自己的超级能力去观察和听其他队友们的现状。


白色光源照亮小空间的时候乔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达米安身上,对方的眼罩损毁了一半,脸上还有不少擦伤,颧骨处还青了一块。达米安因为疼痛发出嘶嘶地声音,反手就扯下损坏的面具。这下子,达米安的脸完全暴露在乔面前,墨绿的眸子牢牢地黏在乔脸上。


想也知道达米安要说什么——“愚蠢的氪星人”“白痴”,诸如此类。乔理亏,他只是向后缩着肩膀,揪着自己的衣领,打算在达米安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把脑袋塞进衣服里。


但乔等了一会儿,达米安也只是动了动嘴唇,连音都没有发出一点儿,只是沉默地看着乔——这太不正常了,平常来说,达米安一定会暴躁地指出他的不足,他的错误,语气霸道又欠揍。可现在,达米安一句话都没说,就只是盯着乔看。


乔鼓着气坚持没几秒就泄下来,揪着自己的领子,眼睛四处乱瞟小声说对不起。


达米安哼了一声,但并没有改变动作。


还能说什么,还可以说什么?乔被达米安盯得浑身不自在,他开始不安的小步移动,即使他哪里也去不了。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他开始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那个十秒测试,被达米安这么一盯,内心添油加醋,脸颊没用多久就开始升温,乔想转移注意力,但他完全是在做无用功,无论他听到,看到多少,给予注意力最多的仍然是眼前这个人。


可真要命。


“你,你……”乔摸摸后面的石壁,别着头根本不敢看达米安。


达米安没说话,抬手掐着乔的脸迫使他抬起头对上自己的视线,像是执拗的要证明什么似的,死死盯着乔。达米安力气之大,痛得乔眼睛里冒泪花,抬手捏着达米安的手腕,嘴巴里呜呜呜得示意达米安松手。


达米安说,“别逃。”


说,“看着我,乔。”


乔安静下来,达米安也松了手,轻轻放在乔被掐红的脸上,深绿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乔。


达米安很少会这么看人,没有敌意,没有打量,就只是全心全意地看着你,眼里都是你——这可真是非常不易,作为与达米安一同长大的乔来说,他对达米安可算是知根知底了,可饶是如此,能被达米安这样注视对乔来说也是极少。可能是因为经常阻隔两人视线的面具,可能是因为乔一接触到达米安视线就会红着脸跳开,可能是因为达米安看到乔时会迅速别过头去。


乔的心脏砰砰直跳,接着他看到达米安低下头凑近了他。


嘴唇被出于意料柔软的物体吻住,干燥温热。乔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达米安在他眼前颤动的睫毛。


乔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去数他们对视了几秒,他在达米安向他靠近的时候脑袋就开始嗡嗡作响,当达米安吻上他的时候,他超人的听力里便满是自己的心跳。


达米安吻了他一下,两下,然后睁开深绿的眼睛,当发现乔在看着他的时候,他伸手盖住了乔的眼,又重新将吻落在乔的唇上。


乔想起来前段时间看到的那句话:“据说恋爱中测试真爱的办法是,如果一方看着另一方,但是不说话,十秒钟内对方会忍不住亲过来。”


骗人。乔想,果然测试十有八九都是在骗人——测试真爱哪里需要亲密的吻?只需要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眼里有他,他眼里有你,这就可以了。


 


 


 



萌炸!而且一地零食垃圾……晚上两个人是说了多久……聊到睡着么

什么都有:

总觉得前一晚的找衣服过程一定翻乱了jon整个衣柜hhh


大米的留宿睡衣也太萌了。袖子的长度,那———么短的短裤 还搭超可爱的袜子。。pat大大太懂萌点了……


有时间再上色。。不熬夜不熬夜

[Damijon] Spontaneous (5)

万皮王: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又拉长了战线或许下一章大概也见不上面(x 说不准




前文走→1    2    3    4




有趣如霍格沃茨这样的魔法学校,也照例在第三年的末尾扔给Jon无法计量的期末恐惧。好在变形术的期末测验在Damian的辅导下有惊无险地度过,也算是一大幸事。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夜里,两个人——一人一书,正就着今年宴会上装潢的斯莱特林式绿色装扮,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我是说如果,昨天魁地奇最后一场,我和你说过的,我们——我是说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我要是能上场,我绝对能抢先抓到金色飞贼。”


 



替补的小子尽管做美梦去吧。



 


“全场人都看到飞贼在他身后上空不到一尺!”


 



实际操作经验远比你想得重要的多。



 


“斯莱特林的追球手换了吗?似乎我一年级的时候看到的还不是这个人……”Jon突然想起 McGonagall 校长向他们宣布的一件令人振奋的消息,“明年又要举办三强争霸赛了!”


 



据我所知霍格沃茨的传统是低于17岁的学生没有资格参加?你最好不要给自己惹事,虽然我给你的特训,能让你达到大部分五年级学生的水平——除了你扶不上墙的变形术。



 



但愿你明年最大的目标,是被选进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正选首发。



 


Damian总是有这种无谓的担心,尽管Jon心里这样想着,还是乖乖地在纸上解释道,“我当然没想着要参加!我不过是期待谁会代表霍格沃茨参赛——希望他是个格兰芬多。当然,如果是别的学院的学生也很好。”霍格沃茨发展到如今,四个学院之间的关系相对平等了许多。


 



TT



 



那最好不过。



 



取消训练,今晚做个好梦吧Jonny boy



 



看在今年的学院杯冠军是斯莱特林的份上



 


“耶!”和Damian道了晚安后,Jon情不自禁振臂高呼,引得Cassie探头凑近了一些,想要看清楚他在本子上写的字。“别看别看!”他连忙合上本子,“呃,好朋友之间也要有点个人的小秘密对吧——我是说,三强争霸赛很让人兴奋对吧?”Cassie怀疑地瞥了他一眼,Jon把本子随手放在一旁,一边转移话题,“而且明天可以回家了,我发誓假期会给你写信的——一起聊一聊魁地奇世界杯会让这个假期更有趣。”


 


结果是魁地奇的话题一聊起来就难以打住,第二天早上Jon仍旧装着满脑子的金色飞贼游走球鬼飞球。他和其他学生登上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驶过一个个麻瓜的城镇,Clark和Lois在9又3/4站台接到了他,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走出站台,又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回到乡下的家里。


 


Jon在进门时接受了了小氪过分热情的欢迎仪式——把他扑倒在地并且拼命舔他的脸,接着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在他洗完一个舒适的热水澡之后,他像往常一样把日记本——咦?日记本怎么不见了?


 


他昨晚岔开话题时,把日记本随手扔在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桌上……梅林哪!


 


Jon感觉现在感觉自己被游走球用力地撞了一下。


 


尽管Damian每个假期都不在日记里,Jon还是感到有些失落。Jon通常在假期里也保留着每天记录的习惯,而Damian习惯于在开学第一天对他的整个暑假生活议论上一番——惯常是吐槽Jon没有好好完成作业,和对小氪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喜爱。


 


但Jon还是非常遗憾于不能跟Damian分享他整个暑假生活。希望Damian能原谅他的疏忽大意,希望公共休息室的恒温魔法在学生离开后也保持着——但也免不了蒙上一大堆尘土——Damian一定会抓着这个不放的。Jon揪着自己的额发,良心不安地想着。


 


总之,这个假期虽然与往常一样没有Damian的陪伴,但Jon总觉得少了很多乐趣——比如他这次难得拼命了一把,提前十天完成了假期作业,却没机会让Damian刮目相看。这种怅然若失一直保持到某一天晚上,Jon的窗边飞来了一只猫头鹰。


 


猫头鹰把信和一个包裹丢在Jon桌上,接着就待在窗边,也没有要飞走的意思——似乎是等待着Jon打开信。是谁会在这时候——距离九月一号还有几天的时候,给自己写信呢?Jon把脑内的人选都过滤了一遍,也没想出答案来。他把包裹上附着的信拆开,蜡封是一个圆形中的“R”的字样——Jon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拆封的动作也变得急切起来。


 


映入眼中的墨迹也证实了他的想法——除了不是绿色的以外,这和Damian的字一样漂亮。


 


Damian依惯例是要感叹一番Jon的暑假生活之无趣,又说自己最近因为一些事务相当繁忙,但抽空给小孩子送一份礼物还是可以的——就是那个包裹。


 



希望这份礼物不会让你在三校交流期间给霍格沃茨丢脸吧, 梅林保佑





Damian在末尾这么写道。


 


——这么说包裹里装的是有关于三强争霸赛的东西?Jon着急地扑上去,几乎要用四分五裂来打开包裹。当他撕掉最后一层包装时,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礼服长袍从袋子里露出来。


 


Jon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这显然是一件做工优良的长袍——水蓝色的礼服长袍摸起来非常顺滑,袍子的边缘滚上了烫银的花边,凑近了仔细观察,上边还有一些银色的星星——它们正在窗外月光的的照射下微微泛着漂亮的金属光泽。


 


他还发现。传统的牛角扣也做成了星星的形状,Jon马上判断出来——这是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花费高额才能定制的款式。


 


他真不该暗自腹诽Damian的——要知道家里绝对不会让他买这么贵的长袍——谁不想在舞会上出一把风头?


 


就在Jon满怀感激的时候,窗台上的猫头鹰不耐烦地“咕咕”地叫了起来,拍打着它的翅膀飞到了信纸上,迫使Jon把注意力转回到信上。


 


Jon这才想起要回信的事儿,抽出一张羊皮纸,刷刷地写了起来。那猫头鹰就不再出声了,转而飞上Jon的肩头,仿佛是在审查Jon回信的内容——Jon的回信里满是溢出的兴奋、喜悦和感激,他一边写着,猫头鹰竟也一边“咕咕”地点着头,好像是在欣慰地赞同着。


 


Jon有些不可思议于Damian的猫头鹰如此通人性,他把羊皮纸卷成小卷挤在猫头鹰的腿上,鼓励性地拍了拍它——但这神奇的生物似乎大为恼怒,它转头狠狠地啄了一口Jon的手,在Jon吃痛惊呼的时候向远处飞去。


 


——不愧是Damian的猫头鹰,连性格都和Damian如出一辙。Jon揉着受伤的手指想着,但他的表情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和感动。


 


他想亲自当面感谢Damian的慷慨馈赠,跟他抱怨他猫头鹰的恶劣行径,他还要把整个暑假发生的有趣的事情都通通告诉Damian——可能要说上几个小时?Jon对于自己忘带日记本这件事的懊恼达到了顶峰,他也从未有一个假期如此渴望上学。


 


终于九月一号当天晚上,Jon在度过了煎熬的分院仪式和开学典礼后,匆匆跑进公共休息室,果然看到日记本被放在圆桌边上。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本子,飞快地在上面写上一大堆内容,龙飞凤舞地笔迹都能透露出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在他洒洒洋洋了十几分钟后,他发觉有些不对劲了——Damian对他的内容毫无回应。


 


——该不会是因为本子蒙尘了而在生气吧?Jon小心翼翼的问道,又在后边补上了好些句道歉。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Damian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Jon慌了起来,着急地在本子上写上各种内容,期盼着Damian能够跳出来回答他。然而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直到公共休息室里的人都走光了,Damian也没有任何回应。


 


难道是他把日记本放在休息室的这个假期,日记本出了什么事?Jon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几乎要证明他可怕的猜测。


 


整整一个星期,Jon每天都试图在本子上找到Damian新的回应。夜里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半夜里好几次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翻开本子来看Damian有没有回应。


 


——但一个墨点也没有。


 


一个月过去了。Jon不得不承认他的猜测被证实了。


 


Damian彻底消失了,从这本日记本上,从他整个的生活里。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Jon正在上神奇生物保护课——一节与幼年独角兽共处的欢快的课程。所以Cassie不解地看着他,因为他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TBC.



[Damijon]Spontaneous(3)

万皮王:

HP AU 不喜慎入!


蛇院Damian X 狮院Jon


今天更得比较短,是觉得停在这个地方比较有趣啦


前文走→1 2










今天真是糟透了。Jon抱着被药剂浇得湿透的课本,拖着步子往休息室走去。“哥本哈根”,他有气无力地打开了肖像画洞。





噫,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厌恶猩红草的味道。你怎么搞的。





一打开日记本,Robin的字迹就难得主动地,飞快地显现出来,他的字迹变得狂草缭乱,仿佛迫不及待地要发泄他心中的不快。




Jon悬着的羽毛笔迟迟没有落下,他应该从哪一部分开始说?是他的恶趣味魔法吸引体质?还是从魔药课上那个斯莱特林同桌的小失误开始?他从未感觉如此烦恼,以至于他极其不耐烦地,潦草地回复道,”说了你也不懂。”





罢了,魔杖出故障这种事也不是常有的。





他是怎么知……哎。Robin极少数地会提及一些Jon没有告诉他的事——Jon猜想他可能是在日记本的封面上长了眼睛,亦或者是他真的是斯莱特林的幽灵——所以Jon只是稍稍惊讶了一下,接着又马上被烦躁的情绪笼罩。尤其是在今天,Robin被猩红草熬成的汤剂浇湿了整个封面,梅林的裤子啊,谁知道他会给自己设置什么难度的“训练”。尽管Jon知道这些都是大有益处的事,但他也常常被Robin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生死的态度激怒。




所以他径直写道,“我好烦,我昨晚都快死了,今天我想睡觉。”




Robin果然如他预料的反应激烈,连续三个“TT”蹦了出来。





你怎么搞的





“我不开心,我想睡觉。”Jon也把这句话重复了三遍。




而Robin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Jon觉得他已经快要趴在桌子上睡着。





不然我保证你明天就会失去你的扫帚——噢,可能你忘记了,这原本是我的。





好吧,吃人嘴短。Jon右手拖着腮帮子,无可奈何地等着Robin给出今晚的训练要点。





今晚你可以带上我。我会一步步给你提示。





Jon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以往Robin从不让他带着日记本去训练。但他顾不上想这么多,速战速决才是最重要的——Jon飞快地在日记本里夹上一只自动书写的羽毛笔——这是他在霍格莫德村里偶然买到的,把日记本抱在胸前溜出了休息室。




现在还只是十一点,还有有陆陆续续从图书馆回来的人,Jon来不及跟他认识的人打招呼,按着Robin的提示匆匆穿过长廊。





现在到天文塔上去。





Jon在拐角打开日记本,他对着羽毛笔小声说了几句,那笔就自己跳上纸面,流畅地写了起来。




“今天是什么?天文课?占卜课?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讨厌占卜课的,能拿A就不错了。”





现在,快点。





Jon抱着日记本往天文塔跑去,一路上紧张兮兮地张望着,担心会有Robin设置的古怪路障蹦出来——他这么干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什么都没有。他踩着每一个踏实的石阶,平安地来到天文塔顶。Jon却皱起眉头想,完了,Robin一定在这里布置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训练项目。




但什么都没有……不不不,我的梅林哪。随着夜里薄雾的扑面而至,眼前令人惊叹的景象也映入Jon的眼里。




——那是一整片星空。




尽管霍格沃茨礼堂的顶上有一片用魔法制造的仿真天空,无论阴晴云雨都无一例外地显示,但还是远远比不过直接把整片星空收进眼底的震撼——更何况一年里阴雨的日子那样多。Jon情不自禁走向塔楼的边缘,双手紧紧地搭在灰色砖墙上,他顾不上触手尽是冰凉一片,就用力撑起向外探出半个身子。于是他便看见漫天的星斗,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芒融汇在一起。




“太美了!这太美了!”Jon低呼出声又紧紧捂上嘴,生怕被发现,还担心惊扰了这么一个——幽谧的——夜空。羽毛笔也诚实地在摊开的日记本上记录着Jon此刻的惊喜。





再晚一点就错过了。





“在我的家乡也能见到星空,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多的星星!”沉浸在喜悦中的Jon突然一楞,“所以今晚……?”





我偶尔不开心的时候会到这里来。





停顿了一下,Robin又补了两个“TT”。




——他是想让我开心吗?Jon眉毛一挑,有些不可思议的想道。




“谢谢你!Robin!”他是真的很感动,没有想到Robin会记得他在日记中写过喜欢看星星的事。“要是有机会能和你一起看星星就好啦!”Jon感叹道,“可惜你只是一本日记。”




Robin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没有实体这件事,反而奚落起Jon来。





也许和另一本女日记本一起来观星,会比和你,Jonny boy,有趣得多。





“你!”





可以的话你也带上你的小女友Cassie,来个两人两书的约会如何?





“你不要乱说。”




惯常来说Jon是会和Robin因为这种小事斗起嘴来的,但他有些高兴得忘乎所以了。他没有在意Robin有一些反常的纠缠在这方面的问题。Jon完全忘记了在冰冷的地下魔药课堂上发生的糟心事,他灵活地翻上壁沿,把双腿悬在空中,把整副心思沉浸在这美妙的夜空中。于是Robin也没有再说什么——直到Jon重新开口。




“我们算是朋友吗?”





TT。





“我还猜你是斯莱特林的同级生。”不然他怎么能给自己布置这么多训练,还这么清楚自己的上课内容。“可我打听了,根本没有人叫Robin。”





TT。





“我知道Robin不是你的真名。”




“如果我们是朋友,我想知道你究竟是谁。”羽毛笔在鸦雀无声的夜里,在纸面划出沙沙的响声。





TT。





Robin又沉默了。于是Jon等了很久,这回他真的倚着石柱睡着了。




过了很久,Jon被冷风吹醒了。他余光瞟向身旁摊开的日记本,上面正在慢慢地渗出墨水,似乎很不情愿。





Damian





Jon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就知道那些“TT”都是默认的意思。




但第二天,Jon陷入了巨大的迷惑之中——他从早晨问到了晚上,发现斯莱特林的同级生里并没有一个叫Damian的人。




所以他很生气,气得一把将日记本砸在桌上,惹来图书馆其他人不满的眼神。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