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长风破浪:

周末的时间都献给了它

————————————————————

bgm——light a fire

算是给正联上映前的礼物,本来想剪全员,但是我们没有灯TAT所以只剪了三巨头

dceu真的是个美好的电影世界,有痛苦,有衰落,有黑夜,也有爱,有崛起,有黎明

献给大超,老爷,女神

献给超蝙

献给夺走我们眼泪的超露和wondersteve

(ps:女神的电影素材下得不好,有的地方字幕很高,所以女神的镜头少了QAQ

街头随机访问

史蒂夫说戴安娜明明是我的!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街头随机访问

记者拿着麦克风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她对着镜头说话了:“神奇女侠到底和谁是一对呢?超人和蝙蝠侠都拥有相当多的支持者,现在我要采访路人,问他们是支持超人还是蝙蝠侠。”
说完,她眼神在人群中搜索着,最终拦住了一个匆匆前行的男人。
“嗨,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记者问。
男人看了一眼摄像头,迟疑的点了点头。
“你是支持神奇女侠和超人在一起还是蝙蝠侠在一起。”记者把麦克风伸到了男人面前。
“我支持超人和蝙蝠侠在一起。”男人毫不犹豫的说。
记者愣了一下,打着圆场:“哇哦,还真是很特别的想法,为什么呢?”
“这不是很明显吗,超人太喜欢蝙蝠侠了”男人回答:“很合适。”
“呃……谢谢你的答案。”记者无奈的点点头:“我能问你的名字吗?”
“克拉克肯特。”他说。
“好的,肯特先生,祝您愉快,再见。”记者送走了这个男人,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哦,嗨。这位先生,你有空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记者找了一个看起来更直的男人。
“当然。”他友好的笑了笑。
“请问你支持神奇女侠和超人在一起还是和蝙蝠侠在一起?”记者八卦的说:“毕竟你知道,正义联盟的传闻到处都是。”
“哦。”男人皱着眉,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并不认为神奇女侠会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一起。”
“如果你必须要选呢?”记者追问。
“不,我不认为有谁能逼我选。”男人摇摇头:“这太荒谬了!”
“这……”记者有些茫然。
“史蒂夫!我们能走了吗?”一个漂亮的女人跑过来牵起了他的手。
“迫不及待要走了,你想不到她问我什么问题戴安娜。”

记者撇了撇嘴,今天的采访真不顺利,就没有人能好好回答问题嘛?

“快看!”摄影师大叫一声,镜头换了一个方向,布鲁斯韦恩正在走过来。
记者跑过去,惊喜的问:“请问你是布鲁斯韦恩吗?”
“我确定我是。”布鲁斯坦然的看向了镜头。
“太好啦,我们正在做调查,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
“你支持神奇女侠和超人在一起还是和蝙蝠侠在一起?”记者问。
“蝙蝠侠?”布鲁斯挑了挑眉:“我很确定那家伙是同性恋。”
“可是——”
“有些忙,”布鲁斯指了指手表:“再见啦,记者小姐。”

【授翻】if you'll have me/至死不渝 by nebula5

Moon Lake:

if you'll have me


nebula5


原作链接


正文




1918,比利时。




Diana亲眼目睹了那架飞机的焚毁时,散发出灼亮的橘红色光芒。即使在相隔甚远的地面上,她也感受到了扑面的热浪。




这场声势浩大的劫难带走了Steve,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尘烬,碎屑和鲜血。




她哀嚎,她尖叫,然而声音再也传达不到他的耳中。




1918,伦敦。




战争结束后。士兵们开始谈论一个持盾的女人,言辞中充斥着膜拜之情,Diana垂着头,目光躲闪地经过他们。她还在学习如何应对。她以一个志愿护士的身份,参与了战后重建的工作。她工作,没有间断,也无需休息。




这是他们努力的结果,Sammy,Chief,Charlie和Etta都对她伸出了援手,尽管Steve的离去让每一个人都沉浸在各自的悲伤和回忆里。




但有些事,他们也爱莫能助。她的梦境,那些永无止歇的梦境。每当她陷入沉眠,总能看见他的身影,恍若真实。他的眼眸是极致的蓝色,他嘴唇翕动,对她说着什么,随后——




滚滚浓烟和橘红色的烈焰在她眼前炸裂。她惊醒,在黑暗中喘息,床单绞缠在她的双腿上。




她也会梦见不同时候的他,在天堂岛的池水里的他,在船上睡觉的他,给她戴眼镜的他。还有一回,她梦见他将她的套索绕在手腕上,抵住他皮肤的绳索泛起金芒。




我们可能都会死,他说




不对,她说,只有你。




Diana总会想,如果信念足够强烈,是不是就能将他带回来。




...




时隔一周传来的消息证明,她真的可以。




“Diana,Diana!”是Sammy的声音。他目光灼灼,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她所在的病房。




“你得过来看看这个。”




她起身,用毛巾擦了擦手。




“是Steve。”




心脏开始用力地撞击着胸腔,“在哪里?”她问。




“对面,第二个楼——”




Diana知道那里,她走出房间,开始奔跑,从克制的慢跑,到竭尽全力的狂奔。




...




Steve Trevor没有死。




他躺在病床上,看起来羸弱又苍白。皮肤上交织着绷带和伤口缝针的痕迹,可他是活着的。Diana站在门口,几乎维持不住自己的站姿。




“Diana,”他对她伸手。




她立马移动到床边。“你还活着,”她轻声说着,用手指描摹着他的额头,耳廓,和下颚。




“和死差不多了,”他哼了一声。听起来十分滑稽,听得Diana既想哭又想笑。




他顺从地让她抚摸。这个身躯是那么温暖又无比真实。这不是梦。




“我不明白。”




他耸耸肩,结果牵动了伤口,他抽了口气,咬紧牙关。Diana有些无措,她不知道该将手放在哪里才不会让他痛苦。




“他们在几里外找到了我,”他重新握住她的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太多记忆。”




“我以为你——”Diana欲言又止,她害怕,一旦那个字说出口,他就会再度消失,回到她永远触及不到的彼方。她换了话题。“我打败了他,Ares。”




“我知道,”他说。“所有的来龙去脉我都听人说了。早就知道,你会拯救世界。”




“他是我的哥哥。我的父亲都是宙斯。”




Steve扬眉。“好吧,”他说。“这。太疯狂了。”




“你不相信我。”




“哦,我相信你,天使。”他摇摇头,含笑望着她。“我当然相信。”




1919,布莱顿




他带她去了布莱顿。这时他已基本痊愈,只是左腿轻微地跛行。




他们在海滩边漫步,在码头逗留。他给她买了一份草莓冰淇淋,给自己一份巧克力冰淇淋。有冰淇淋蹭到了他的鼻尖上,她大笑着,用拇指替他拭去。




Steve全程都在微笑,他控制不了。这感觉太跌宕起伏:死里逃生,和一位神祇坠入爱河,让她因为自己笑得像个还在上学的小女孩。




码头走到一半时,她迈了一大步,牵住他的手,重现了他们在伦敦时的情景。




她看着他们相扣的十指,咧嘴一笑。“因为我们在一起了,‘以那种方式’没错吧?”




“没错,女士,”他故作正经。“你说得对。”




“好极了,”她心情大好,又把注意力放回到冰淇淋上。




她的嘴角也蹭上了一些冰淇淋,Steve倾身,用吻将它们吃干抹净。




1932,伦敦




某天夜里,她看到他赤裸着上身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审视着胸膛和双臂上的疤痕。




“Steve?”




“哦,我就是……”他没再说下去,开始摩挲下颚的胡茬。




她走到他身后,环上他的腰,将头抵在他的肩窝。这么看去,他们看起来几乎差不多高,再没有穿鞋的前提下。




“Diana,我多大了?”




“49。”




他们的视线在镜中交汇。“我看起来像吗?”




其实Diana知道他照镜子的原因。他的发丝没有岁月侵蚀后的斑白印记,尽管这不合常理。他精壮健康,目光澄澈,一如往昔,看起来不会超过35岁。她很久之前就注意到了。




“这……我不知道,”他转过身把头靠在她的肩膀。“我是谁,Diana?我……我究竟是什么?”




她抚摸着他的发丝,将他抱紧。似乎这样她就能感同身受,体会到一样的寒意,迟疑和惊惧。




“世界上一定有魔法存在,”她说。“我们不知道那天晚上什么拯救了你,但你还是你,Steve Trevor。”




她放柔声调,对他的耳朵喃声道。“你是人类。善良,高尚,勇敢,决断。”她的吻落在他太阳穴上。“超出平均值。”




她感觉到他放松了身体。他叹了口气,气息拂过她的头发。




“好吧,”他说,然后由着她将自己领回床上。




...




等他入睡后,她拨开垂落在他面庞的头发。这是不是永生,这可不可能,她都不清楚。无法解释的事情发生了,只有时间知晓答案。




可是,如果……




这并不糟糕,她想对他说。




上帝原谅她的自私。可她想让他活着的渴念是如此强烈。如今,她更进一步地想要他的陪伴。




只要你需要,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




1939,伦敦




另一场战争的新闻传来时,她愤怒地浑身战栗。她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无可计数的白骨和断垣残壁,换来的又是什么?




很久之前母亲说过的话,再一次回想在她的耳畔。这个世界不值得你去守护,Diana。




Steve握住她的手,拇指抚摸着上面关节。她在他眼中看到了不安,知道他也想起了那些可怖的回忆。




“我们得帮忙。”话轻而易举就说出口了。拜托,她开始向天上那帮人祈求,最后一次。




“我明白,”他一只手捧住她的脸颊。“我都明白。”




1952,天堂岛




Hippolyta知道终有一天,她的女儿会回到她的身边。她内心深处一直有这个预感。




某天清晨,她醒来后觉得一股暖流充斥着胸膛,于是她来到码头,等回了她的Diana。


 




...






从高处俯视下去,Steve Trevor正在和她的战士们一起训练,虽然他在努力但结果不尽人意。他摔倒了,有人将他从草地上拉起,而后他转身,冲着Diana挥手。




“你觉得幸福吗,”她问出一个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Diana的笑靥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很幸福,母亲。”




...




她趁Diana去了岛屿的另一边的一个下午,和Steve见了一面。




他垂下目光,低下头。“陛下。”




她颔首。称呼不对,但无关紧要。




“想让那股力量支撑你更久的话,你得做一个好人。”




“我会努力。”




心里是五味陈杂的,就是这个若干年前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带走了她唯一的孩子,并且让她留在了人类的世界。可Diana不同以往了:她变得更强,更精明,也更成熟。历经两场战争,见证过太多次死亡,以及人心的阴暗。但她依然保持一颗仁爱之心,对人性本善和正义的追求一如既往。对此,Hippolyta心怀感激。




“好好珍惜她,”这是她唯一的要求。




“我会的,”而她知道他这句话的分量。




1982,希腊




他们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手臂搭在床沿。




他们曾经在英格兰定居了很久。直到他们仅剩的朋友,Etta离世后,他们才离开。又因为希腊让Diana想起她从小长大的故乡,所以他们来到了这里。但天堂岛无可替代,Steve知道她已经迫不及待见识世界的更多 。




“美国怎么样?”她问。“你的故乡?”




他摇摇头。1923年,他们见过了他的家长,白驹过隙,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人事。“别的地方也可以,换一个城市。”他把地图铺在地板上。




Diana含糊一声,手指游弋在标着USA的地方。




“你也闭上眼睛,”她用肩膀顶顶他。他依言执行。“你来喊停。”




一秒过去了,又一秒过去了。“停。”




“纽约,”Diana宣布。




“那就纽约,”只要她开口请求,他会跟着她走到天涯海角。




1999,纽约




Steve打着哈欠走进厨房。Diana早早就醒了,穿着睡衣,头发随意散落在肩头。再过一个小时,她会一丝不苟地将它们绑到脑后,露出脖颈。当然,她那个打扮也很美,但Steve最爱她现在没有防备的样子,那是只有他能欣赏的情景。




“早,”她从报纸抬起头。




“早上好,”他屈身,她抬头,他们的唇齿在半空相遇,交换了一个吻。




早餐是准备好的。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也没法像她一样在天色将亮的时刻起床。也许他还需要几千年的时间来练习,他对她说过。




他咬下一大口吐司,而后察觉到她的视线。




“怎么了”他一边咀嚼面包一边问道。




清晨的阳光中,她笑了,沐浴在身上的阳光宛如她自身的光环:正是神祇或者天使该有的样子。他机械地咽下面包,觉得世界对他是如此优待:在纽约的7:45,坐在天堂岛的穿着睡袍的Diana对面,和她分享同一间公寓。




“报纸,早餐。”她说




“看来我们做到了,”他希望天天能如此般,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永远都如此。




“是的”她笑意加深,“我们做到了。”




2014,巴黎




卢浮宫的宴会上,Bruce Wayne第一次会晤Diana




高挑,优雅,一身金色礼服,让人很难将她与众人泯为一体。为她端来香槟的是一个男人,随后他在她身边站定。




“Diana Prince,”她等他自我介绍完毕后。“古物工作者。”




“这位是?”




 “Steve。Steve Trevor。”男人的笑容亲切又迷人。“我是她的秘书。”




“秘书,哈?”




“哦没错,他是很出色的秘书。”她眸光闪烁,一边的Steve轻声笑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明白的笑话。




后来,他看见她倾身,和Steve咬着耳朵,举止亲昵。他以笑回应。Bruce没有忽略他很自然地搭在她后背的手。




见鬼的秘书,他想。




2016,大都会




Diana脚步拖曳地回到旅馆,看天色已经破晓,她脱下战甲,伤口和淤青已经开始愈合。




“嘿,”Steve接起她的电话。“你还好吗?已经看到发生的事情了。”




她闭上了眼睛,感受他的声音。




“我没事。”




“那就好。你什么时候回家?”




Clark Kent的葬礼,她觉得她应该出席。




“下周四。”




“我来订票。机场见。”




“谢谢,”她说“爱你。”




她想起Lois Lane望向她的神情,如此悲恸。让她联想到了自己经历过的一切。




与大多数人相比,她是这么,这么的幸运。




...




1918,比利时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尽管他迫切的祈求更多。




“我爱你,”他退后,然后离开。




他甚至不肯定她究竟听到没有。






2018,巴黎




现在他有了充沛的时间,但他依然总对她说那句话,仅仅是因为他可以。




“我爱你,”一百年后,他说道。




这回,她听见了。




“我也爱你,”她的声音带着睡意。




夜色中,她的手爬上他的髋部,将他揽得更近。而他阖上眼,默许了她的行为。




-Fin-


 译者后记:看完电影到现在还没走出来,于是就去AO3找文治愈一下自己。这篇我看过后觉得是两个人都值得的结局,所以就要来授权了。许久不翻译都生疏了,意译和不足之处大家多多包涵,欢迎捉虫www。





QIU: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I've been reading books of old

我曾饱览古老的书籍

The legends and the myths

那些传说与神话

The testaments they told

他们所讲述的圣约

The moon and its eclipse

月亮的阴晴圆缺

And Superman unrolls

也讲到 超级英雄甩开披风

A suit before he lifts

露出的制服

But I'm not the kind of person that it fits

但我不是这样的英雄

She said, where'd you wanna go?

她说,你想去何方?

How much you wanna risk?

你能承担多大的风险?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我想找寻的不是一个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

天赋异禀的人

Some superhero

那种超级英雄

Some fairytale bliss

那些童话般的天赐之福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只要是我能力所能及的事情

Somebody I can kiss

能吻到我爱的人就好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我想要的不过是这些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我只想要这样就好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噢 我想要的不过是这些

——————
歌词来源:百度

真的很喜欢这首歌,特别是歌词……
本来准备画哈尔的。
但忍不住就画了戴安娜和史蒂夫。
最近在集训,更新速度会~变~~得~~~很~~~~慢~~~~~T^T

这是个可爱迷人的BUG

R雨:

【神奇女侠/WonderSteve】

昨晚又睡晕过去今天来发一下lof

就是……一些简短的观影脑洞!! 如果觉得有刀那肯定是你们的幻觉……

图三的脑洞来自图5那个gif!


啊今天是父亲节 想画蓝爸爸了qaq

【WonderSteve】Mr&Mrs.Trevor 序章【史密斯夫妇AU】【哨兵AU】

哨兵向导!

拂柯:

【私设】Leonard H McCoy是Steve的好友【私设】


Diana是哨兵,Steve是向导。


突发奇想的脑洞,作者是个咸鱼,所以好不好吃和有没有下文并不能确定【上了我的脑洞还想跑么!】




Summary:两个傻瓜谈恋爱的故事,一旁的Bones与Wayne总裁早已看穿了一切




序章:




“婚姻就是这么个操蛋的玩意儿,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两个人草木皆兵。自由万岁。”


——Leonard H McCoy



 





“我觉得我的婚姻可能出了问题。”


 


说出这句话的男人名为Steve Trevor,是一位已婚男性。


 


在开始介绍他之前需要说清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他是一位特工(没错,就像007电影里面那样),不过多了些烟火气。他的工作与私生活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刺激(好吧刺激或许有一些),他不过是个会因为不知道如何为自己的妻子挑选纪念礼物而苦恼许久的普通男人罢了。


 


当然了,这是他的真名,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用到现在的那种。


 


好了让我们继续,刚刚说到哪了?对,他是一位已婚男性,对自己妻子绝对忠诚,甚至有些狂热的类型。


 


“你或者她,你们两个其中一方出轨了?或者是精神上的?”


 


带着幸灾乐祸语气说出这句话的男人名为Leonard H McCoy,当然,他的搭档(也就是Steve Trevor),更习惯称呼他为“Bones”。


 


作为一个已经离了婚的老男人,在枯燥——刺激——枯燥的工作过程中唯一的乐趣也只有身边这小子的婚姻八卦,但他同时对于搭档成天炫耀自己妻子的做法颇为不屑,“就好像谁没结过婚似的”(引用他的原话)。在他看来,如果每个人结了婚都要如同他这样炫耀自己的伴侣,那么仇视爱情的疯子会更多一些。


 


“Bones!”Steve有些气恼地看向身旁为女儿制作礼物的搭档,他用力拍了拍桌面以示自己的不悦(就像是家猫有些不满,想要获取他人注意力那样)“我永远都不会对Diana不忠,”他看着头都没抬的搭档有些气急,半晌才说出下半句话“Diana对我也是一样的。”


 


“那你为什么不让你的小猫去闻闻她的大猫?要知道你们两个一个是向导,一个是哨兵,如果有些事不能用普通方法解决那就试试特殊的,专属于你们的,说不定会事半功倍。”Leonard因为对方的动作把自己的注意力勉强从平板上移走,看了那个满脸写着“我不开心”的家伙一眼,“而且我不想再听一些你对于你们夫妻关系看法的傻话了,我结过婚,我还有个女儿,我经验丰富。”


 


“这就是我为什么烦躁的原因。”Steve换了个坐在沙发上的姿势,这让他看上去更放松了一些,但紧皱的眉毛与不断张合的双手使趴在他身边的布偶猫变得警觉,一边在他身旁来回踱步一边从喉咙中发出安慰的咕噜声。“我有一阵子没有见到她了,她说要去出差学习,但这时间也太长了些。”他顿了顿,索性把身边的猫咪抱到怀中。“而且我与她之间的感应似乎变淡了……就像有什么东西阻隔了一样。”他举起怀中猫咪的尾巴冲着对方晃了晃“瞧,他尾巴的色彩都暗淡下来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Leonard索性把平板放到一边,认真地看着坐在沙发上揉弄自己精神体的男人“这说明不了什么,Steve,或许她恰巧进入了一个……类似于静音室的地方,要知道作为一个小学老师整天受到孩子的折磨就已经够多了,她去那里放松一下也是有可能的。之前不也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么?”从他的身边走出一只大丹犬,它上前嗅了嗅Steve怀里的布偶猫,用头轻蹭猫咪的身子,随即趴在一旁的地毯上专注地看着它,时不时上前用自己湿漉漉的鼻尖轻蹭猫咪漂亮的大尾巴。


 


Steve把自己怀里的猫咪放走,好让它能趴在大丹犬的身旁打个盹。“但我依旧担心,我是说——她太漂亮了,要知道我从没想过能遇到这样的天使,她让我看到了生命中的光明与美好的一面,而且她还是个选美冠军*!你能想想么Bones,我从没想过我能找到一位妻子,还像她这样好——”Steve那双如同他精神体的漂亮眼睛似乎闪着光,“她给了我平凡温暖的生活所具备的一切,我不能失去她。”


 


Leonard听到这熟悉的说辞翻了个白眼,“你是个成熟的心理学家,Dr.Trevor,不是什么要不到糖就哇哇大哭的三岁小孩。容我提醒你的心理诊所今天还要‘接待病人’,你不能仗着你的妻子不在你的身边就做出逃班的举动。”他喝了一口早已凉透的茶,“而且收收你的情绪,我已经被你影响到了。”


 


Steve看着一派自得的搭档有些欲言又止,他的控制力似乎被什么东西干扰,此时的他就像是在某次任务中得知Bones受伤昏迷后的状态一般,脆弱、易怒。在精神层面上总有什么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来刺激他,让他一直保持在焦躁不安的状态,并且自身无法控制。


 


他觉得内心有个声音在唆使他把那个糟糕的想法不管不顾地向这个一直照顾着他的男人说出:


 


“Bones,我觉得Diana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她要和我离婚!”


 


***


 


Diana步履匆匆地推开Bruce办公室的大门,面色惊恐:


 


“我觉得Steve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他要和我离婚!”








*选美冠军:Gal Gadot是04年以色列小姐(冠军)


*精神体的设定:



Bones的精神体是大丹犬,虽然看上去超凶不好接触(同时超级苏,超级好看),但实际上是一个对熟悉亲近的人非常宽容的家伙,甚至会谦让。



Steve的精神体是布偶猫,主要是因为二者一样漂亮的蓝眼睛,布偶猫有着强大的亲和力与包容力,对于小孩子的容忍度似乎是无极限的。(很容易让人想起电影里Steve知道Diana不谙世事后的样子),身为大型猫也能给人安全感,同时猫科动物本身具有的攻击性与适应力也能保证自身安全。



如何饲养一只Wonder Woman

啊哈哈??猫猫戴安娜

阿雁:

(应该是)小甜饼。


奇怪的脑洞。


应该不是原著背景。(nitama




1、




当失踪已久的Steve带着Diana出现在伦敦的小酒馆里时,他几个损友脸上的表情是震惊的。




“所以,”Charlie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刚才拿起的是Steve的杯子,“你说这个女孩救了你的命?你认真的?这个——女孩?”




“当然。Diana是美丽的女孩,我很荣幸我睁开眼时看到的是她。”Steve看上去十分幸福。




“我现在比较倾向于我们的Steve失踪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疯了。”叼着烟的Sammir一脸呆滞,而旁边的酋长默默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你知道,出个门什么都可能遇到。去林子里的小屋度假有可能遇到坐电梯上来搞你的怪物,出海散心有可能碰上风暴然后上了空无一人的邮轮。”Sammir吐了个烟圈,在Steve'不要在女性面前抽烟'的眼神下只好讪讪掐灭了烟头,“在家也不安全啊,比如说那个……”




“《咒怨》。”酋长接话道,“但其实伽椰子还挺好看的——”




Charlie一听马上大声嚷嚷了起来:“你那是什么破审美。要我说,还是爱丽丝最美。对了,最近上映的新片子,讲木乃伊的那个,听说里面的女主很辣,不如我们……”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Steve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了,“不去,我要在家照顾Diana。”他转头看了一眼Diana,还好,她似乎并没有听懂众人正在说的话题,这让Steve松了口气。“我得在家陪Diana看Star Trek,小公主似乎非常喜欢这个。”




噢,恋爱的酸臭味。




在座三条单身狗齐齐翻了个白眼。




酋长还在试图再抢救一下,“Steve,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喜欢的不是这个类型的。”




“那是在遇到Diana之前。”Steve傻笑着看向Diana。




而Diana呢,她一直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听他们说话,偶尔有人将目光投向她,她便礼貌地点点头作为回礼。她的尾巴一晃一晃,偶尔扫过Steve搭在椅背上的手背,留下一丝毛茸茸的触感。




酋长决定放弃治疗。“我觉得到明天街头巷尾都会知道帅小伙儿Steve Travor成为了新一任铲屎官,对着无辜的猫咪笑得一脸痴汉。”




三个人同时露出了看到鞋底的狗屎一般的表情。




“噢,这场景真是太恶心了。”




2、




哪怕一个星期前,如果有人跟Steve说你将会和一只猫共度愉快的下半生(?),他都是不信的。




事实上,Steve是一个坚定的犬派。家有柯基Etta Candy小姐一只,热情好客,精力充沛,管理他的生活,从取牛奶拿报纸到叼走他的臭袜子。




然而喵喵岛改变了他的世界观。




他是被胸口的重量压醒的。费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猫脸,对方正坐在他的胸口好奇地打量他。他咳出肺里残存的海水,半坐起身,那只毛色漂亮的埃及猫轻盈地跳下蹲在一边,依旧没放弃探寻的目光,“你就是传说中的人类嘛?”




Steve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视线内就突然出现了一大堆猫,“你这鱼唇的人类!竟敢靠近公主!快把你的猪蹄拿开!”




然后暹罗猫布偶猫短毛猫波斯猫狸花猫西伯利亚猫安哥拉猫塞尔凯克卷毛猫……就喵喵叫着扑上来,把他淹没了。




喵声震天,猫毛乱飞。




Steve觉得自己要死了。各种意义上的。




最后还是公主出面救下了他,于是他知道了一身豹纹花色的美丽姑娘叫Diana。




在经历了一系列“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的解释之后,误会解除,Steve在(被迫)给猫们讲述了许多人类社会的事情和教授了小鱼干的一百零一种制作方法之后,终于被允许离开小岛。




当然,好奇心重的Diana说要跟他一起回去这点他是没想到的。




为此他又被护卫队狠狠挠了几爪子。Steve表示十分委屈。




临行那天喵喵岛举行了盛大的欢送礼。安哥拉猫女王一脸傲娇地坐在王位上,一边表达对年轻铲屎官的嫌弃,一边忙着给女儿舔毛。




安哥拉品种又长又尖的耳朵随着舔毛的节奏一抖一抖,看起来毛茸茸的,触感很好。




Steve并没有发现他把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顿时大厅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所有猫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Diana:Steve,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




Steve:我不是,我没有,Diana你听我解释




Diana:我不听我不听








TBC.(应该有后续?)

可爱版本的公主

流星街的玛丽:

2017年【神奇女侠】漫画重启的第二卷Year One,更新了一个Diana和Steve初遇的版本。这里Steve是美军,时间也是现代。这卷画风有点幼齿,没有Wonder Woman Rebirth第一卷和《超人/WW》系列的画风成熟性感。

就是睡过了,没毛病……啊哈哈青春的酸臭味

Vin.:

Diana看见别的情侣牵手就很自然地去牵Steve的手那个片段真是太可爱了!!!【I'm dying.jpg】

所以画了Diana看见别人在亲亲所以想跟Steve尝试一下【。
Diana:Steve他们为什么要把嘴唇贴在一起?
Steve:可能因为他们在一起吧。
Diana往Steve的脸凑过去却被Steve按住了【。
Steve:No.
【好吧好像容易有歧义我说明一下这个设定时间是在他们刚到伦敦的时候 Diana说的“睡过了”指的是他们在船上躺在一起~
第2P是来搞笑的欢迎点开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