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wondersteve】Old Watch

糖!

袋佚_:

这电影可甜可虐,虐死我了,所以我要自给自足抚慰我的心!趁鸡血瞎写了个甜饼,大家凑合看看吧!wondersteve大法好!


正文
  Diana是在晚上收到那封邮件的,她坐在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床头柜上的音箱里播放着一首节奏明快的西语歌。


   寄件人那一栏显示着Bruce的名字,这位让人捉摸不透的合作伙伴很少发邮件给她,但每次发来的内容都不是什么寻常小事。


  但Diana今天心情不错,因为下雪了,这是今年巴黎的第一场雪。为了庆祝她吃了一整桶冰淇淋——神奇女侠不会因为吃太多冰淇淋而拉肚子,即使是冬天。于是她轻声阅读起邮件的内容。


  “我很荣幸你愿意与我分享你的故事,那是一段值得铭记的经历。我为你所失去的感到遗憾,也感谢你所付出的。幸运的是我通过某些渠道找到了一样东西,这或许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激。我把它扫描下来了,而原件我随后会派人送来。”


  “哇哦,难道还有别的什么照片?”Diana挑挑眉,然后滑动鼠标。


  但随邮件附来的图片不是什么老照片,而是一张手绘的、简陋的地图。简陋到只有两个点和一些写着着“礁石群”“岩壁”的标记,而那两个点的旁边写着伦敦、天堂岛。


  Diana瞪大了眼睛。


  从天堂岛离开的人,只有两个,而她那晚在船上也睡得很香。


  门铃声打断了她将要翻涌而出的情绪,她只好眨眨眼睛从床下跳下来跑去开门。韦恩集团的人总是很迅速,比如就在Diana收到邮件的五分钟之后她就收到了承诺的原件。


  她回到床上,喝了一口已经有点凉了的咖啡来平静心情,然后打开那个黑色的盒子。


  已经泛黄的纸张静静躺在盒子里,皱皱巴巴的,还有两条明显的折痕。上面的铅笔字迹经过数十年已经有点褪色了,但Diana能清楚地看到那个简陋的地图。


  就在地图的旁边还有几行潦草的字迹,Diana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读它们。


  前几句话在说明从天堂岛到伦敦的大致航向以及沿途的路标,有了这些说明和那张地图,Diana就有可能在离开家乡一个世纪之后返回那里。


  但她更注意的是最后一句。


  “Diana也许会有想家的那天,希望我还能亲自送她回家。”


  过了好一会儿Diana终于哭了,在被控制不住的眼泪模糊的视线里她仿佛能看到那晚睡不着的Steve在月光下对着指南针仔细辨别方向,然后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这段话。


  她用手背把眼泪揩掉,然后飞快地敲了一封回信,除了感谢Bruce之外还询问他是否可以借一艘船给她。


  Bruce的回复也很快,他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并且表示明天一早就派人送Diana去伦敦。


  等Diana合上电脑,她才注意到那首西语歌已经播完了。


  伦敦的雪比巴黎的更大,即使打着伞也有一两片雪花不时飘到Diana的脸上, 她抬手掸掉挂在睫毛上的雪花。


  Diana站在码头等待Bruce为她联系的那位船长,“这是我能找到的经验最丰富的船长”,Bruce这么说了。但今天码头的船舶好像格外地多,以至于造成了小小的拥挤。那位船长在半小时前打来电话说他的船被堵在外港排队,等进港再联系她。


  雪变小了,但冬季刺骨的风却依然裹挟着来自海上的寒气在人群里横冲直撞。Diana为了活动方便穿得并不多,但即使是她也会有觉得冷的时候,比如现在她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什么叫从骨头里发出来的冷。


  于是她决定找家小店躲躲风,但好巧不巧手机又响了。


  “您进港了?好的,我马上过来……”就在她急急忙忙转身的同时却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对方赶紧摘下帽子向她道歉。


  “喔我的天,真抱歉,您没事吧?”


  Diana握稳差点被撞飞的手机,一边回答他


“没事”一边挂断和船长的电话,就在她打算离开时,她对上了那人的视线。


  “那就好,”  男人冲她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那么再见,祝您平安。”  


  几乎在他重新戴上帽子转身迈开步子的同时Diana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Steve?”她小心翼翼地问。


  “呃……我们以前认识吗?”男人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又皱起眉头好像在努力回忆,最后露出一个苦笑:“抱歉,我实在想不起来了……我们是小学同学?还是中学同学?”


  “不,我们不是同学……抱歉。”


  Diana摇摇头松开了他的胳膊,“我认错人了,真抱歉。”


  “噢,没关系。不过我的名字确实是Steve,Steve Willmin,很高兴认识您。”


  “Diana,”Diana扯出一个微笑,“那么告辞了。”


  说完不等对方再说什么,Diana就快步走开了。


  但她听见他在背后大声叫她的名字:“Diana!等一下!你丢东西了!”


  Steve从人群中挤过来,“你走太急了,从你包里掉出来的。”


  “天,”Diana赶紧把那块手表从他手里接过来紧紧攥住,“谢谢你……”


  “不用谢。不过那是很老的款式了,得是上个世纪初的吧?”  


  “是的。很老的款式,已经不能运作了。”


  “喔,我倒是对手表这方面有点研究,或许我可以帮你瞧瞧……不过你应该要赶船吧?真希望我们有更多时间。”Steve耸耸肩膀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那句完全一模一样的话从一个有着和那个Steve一模一样的脸和名字的人嘴里说出来,就像小石子跌进平静的湖水,就像用尖针戳破气球。


  Diana张了张嘴,用有点发抖的声音说:“这听上去有点荒唐……如果你有空的话,或许可以和我一起旅行。”


  “哇哦……”Steve的表情有点为难,“和一个刚认识不到十分钟的人一起旅行吗?这确实有点荒唐。”


  迎面的风吹得Diana有点睁不开眼睛,但她在呼啸声中听到Steve接着说:“不过能和一位漂亮的女士旅行是我的荣幸。正好我刚结束我的工作,暂时无事可做。那么我们要去哪里?”


  “往西走,去我的家乡。”Diana回答,鼻子发酸。


  


  船长先生对于自己的乘客突然多了一位感到诧异,但当他发现Steve和自己喜欢同一支球队之后就和这个年轻人架起了友谊的桥梁。


  用完晚餐后船长没有享用他的甜点,站起身说:“我去看看那个舵手。”  接着又俯身压低声音:“这批水手都是我新雇的,总不太放心。我的老伙计们说什么也不肯出海了,估计现在都在家坐老年摇椅呢。”


  走出餐厅前他还做了个弓着背摇摇晃晃的动作,把Diana和Steve逗笑了。


  现在餐厅里只剩下Diana和Steve两个人了,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Diana只好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布丁上,用勺子去戳它。


  “我想你可以把那只表给我看看,或许还能修好。”Steve突然打破了沉默。


  “噢……”Diana赶紧从衣袋里把手表掏出来递给他,然后又开始戳弄她的布丁。


  在布丁表面被戳满印记之后Diana不得不开始吃它。她舀了一大勺送进嘴里,用余光悄悄观察餐桌对面正在研究那块手表的男人。


  他真的和那个Steve长得一模一样,也正是因为这个Diana才愿意让他碰那块手表——她不是不想修好它,一直没有送去表店修理的原因是她不希望别的人碰它。它是在某个晚上停止运作的,而那正是她失去Steve的第三个月。


  “Willmin先生,” 她突然说,“你答应和我一起旅行,不怕我是什么坏人吗?”


  “请叫我Steve。” Steve没有抬头,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套螺丝刀,“ 说实话我一开始还真没想那么多。不过我的职业是雇佣保镖,你知道,就是保护那些有钱人。所以就算你真的是坏人我也不太担心,至少我不会被一位女士打晕的。”


  Diana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可难说。”


  毕竟她曾经撞毁了一座钟楼,还打败了一个天神。


  Steve听到她的笑声,从手表上抬起头来看着她,也跟着笑起来。


  “这听上去也许像个老土的搭讪方式,但我觉得我好像见过你;还有这块手表,我以前只在杂志上看过这么老的款式,但我却莫名其妙地知道怎么修它。”


  他把手表还给Diana,Diana看到秒针再次转动了起来,在整整一个世纪后。


  “谢谢……”  Diana最后挤出一个单词。


  


  尽管船长先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凭借那张简陋的地图要找到正确的方向也不是件易事。


  “我从来没听过那座岛屿的名字,更别谈去过了。你确定它真实存在?就凭这张儿童画?”


  船长点燃一根雪茄,拿着泛黄的纸看了又看。


  “它确实存在,您只需要把我送到那附近就好。”


  “好吧,既然是Bruce先生嘱咐我的,我会尽力帮你。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干嘛带着那个小子?我看他不太靠谱啊。”


  此时在夹板上看风景的Steve打了个喷嚏。


  “我不知道……不过很多时候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不相信。”Diana没头没脑地回答了一句听上去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船长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结束和船长的对话后Diana也上到甲板。Steve趴在栏杆上,于是她走过去站到Steve身旁。


  “我认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她说。


  “嗯哼?”Steve转头看着她,等她继续下去。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差点被淹死,我把他从海里捞上来,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却是‘哇哦’。后来我跟他去了伦敦,在那里我第一次穿长裙,第一次戴眼镜,第一次吃了一只香草味的甜筒冰淇淋。我和他在一起只待了五天,第五天的晚上他就离开了。”


  “那听上去很曲折,”Steve笑着说,“你从海里救了一个男人?也许你比我想象中更强壮。不过你怎么会在伦敦第一次穿长裙、吃冰淇淋?是因为童年家教太严了吗?”


  Diana也笑了,她把目光放到很远的海天交接的地方,然后继续道:“大概是的。我母亲总是对我说‘不准这样,Diana’。如果我没有遇到他,我也许永远都会被母亲那样管着。”


  “那他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了。他为什么在第五天晚上就离开了?你们没互留联系方式什么的吗?可以视频聊天或者打电话什么的嘛。”   


  “我希望可以,”  Diana摇摇头,“他……他的飞机失事了,在空中爆炸。”


  Steve马上收敛了笑容:“噢……我很难过。你还好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你和他很像,而且你们的名字也一样,所以让我想起了这些陈年往事。”


  “那怪不得你会认错我。你把我当做他了。”Steve撇撇嘴。


  Diana把视线收回来落在Steve脸上,觉得有点好笑:“你在吃醋吗?”


  但说完这句话她就脸红了,于是又慌乱地把视线移开。


  “没准还真是。”   


  Steve的回答让Diana又忍不住看向他的眼睛。那双蓝色眸子里流动着东西让Diana想起了很多年前在那个小村庄里的夜晚,她和Steve在漫天纷飞的雪花里共舞,耳边是狙击手的歌声。


  她知道这个Steve不是一百年前的Steve,但她无法抗拒自己和一百年前一样沉溺在那双眼睛里。


  “我们在正确的航道上。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今天就可以到达图上的岩壁,之后两天之内就能到达这座岛。”船长先生用手指敲着桌子,但水手们根本不肯听他说话。


  “我们已经航行了一个星期了!再这么开下去我们都要开到美国去了。这个岛根本就不存在,这张地图就是他妈的瞎画的!”一个水手吼道。


  “嘿,注意点说话,这里还有女士呢。”坐在桌边的Steve皱起眉毛。


  “出发前你明明告诉我们四天之内就能到的,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们根本没有准备足够的食物!要我说,现在趁暴风雨还没来之前直接改航道往西印度去还来得及。” 另一个水手说。


  “他说得没错!再不靠岸我们都得送命。你必须改变航道!”


  “对!直接去西印度!补充物资之后我们就回伦敦!”


  其他水手都附和道,几乎要把船舱给掀翻。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带你们这些毛头小子!这里我说了算!”船长终于忍无可忍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前几天我们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所以浪费了一点时间,既然你们这么想改航道就自己给我下船去,想去哪都可以。”


  “先生们……相信我,我对昨天经过的那片礁石群有印象,船长说得对,我们今天就可以到达岩壁,之后甚至用不着两天,明天一早我们就能到目的地。”   Diana努力想安抚水手们的情绪,但看上去只是杯水车薪,愤怒的水手们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闭嘴,你一个婆娘明白什么?”   


  “我让你说话注意点。”Steve从椅子上站起来提高了音量。


   “别对我指手画脚的!”  那个水手终于恼羞成怒了,他朝Steve的脸狠狠挥出一拳,而Steve稳稳地接住了他的拳头,然后屈膝顶在他的肚子上。


  这彻底点燃了导火索,水手们一哄而上包围了Steve和船长,叫骂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


  “把这两个家伙扔海里去!然后我们掉头去西印度!”水手们喊着。


  Diana赶紧上前试图把扭打在一起的水手们拉开,场面越来越混乱。Steve还能招架住水手们的拳头,但船长先生毕竟年纪大了,被人狠狠掀翻在地上。


  一个水手从腰间拔出了他的手枪,然后对着地板上的船长扣下扳机,但子弹却在叮当一声后被反射到了墙上。


  他张大嘴巴看着Diana,他刚刚亲眼看见那颗子弹被这个优雅的女士用手臂挡开了。


  “别干傻事。”Diana歪歪头说,然后抬腿把水手踢飞到船舱的另一边,发出的巨大声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还有人想试试吗?”她把水手掉在地上的手枪拾起来,在他们眼前面不改色地捏碎。


  一个小时后水手们都乖乖地各司其职,毕竟谁也不想被捏碎。


  “我就知道Bruce先生的朋友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船长先生叼着雪茄掌舵,“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Diana尴尬地笑笑,而为了避免继续尴尬,她转身走了出去。


  Steve好像也受了不小惊吓,他说他去弄点喝点之后就一直没回来,于是Diana就朝餐厅走去找他。


  果不其然,Steve坐在桌边,面前摆着两杯加了冰块的酒。


  “你会觉得我是个怪胎吗?”Diana走到他旁边坐下。


  “什么?不!”Steve飞快地回答,“我只是没想到你确实比我想象的强得多。我现在开始担心你真的能把我打晕了。”


  Diana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她伸手把酒杯拿过来呷了一口,“我确实能把你打晕。”


  “你不会真的这么做吧?把我打晕之后把我绑到那座岛上把我卖掉?”Steve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问道。


  “不会。我家乡的人才不会做人口交易呢,她们都有一颗善良公正的心。岛上风景很好,宙斯永远保佑着我们。”   Diana摇摇头回答。


  “继续,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家乡……和你。”


  直到带着酒精味的气息扑到Diana脸上,她才意识到她和Steve靠得太近了,近到他们随时可以碰到彼此的鼻尖,近到她可以看清他的睫毛。


  餐厅里只开了一盏灯,借着暗淡的灯光和酒精,他们接吻了,几近贪婪地接吻。


  船长的预测没错,他们在下午一点到达了那块岩壁,又在两个小时后见到了前方的浓雾。


  Diana谢过船长之后告诉他不用再前行了,她可以自己驾帆船穿越浓雾。船长先生一开始坚决不答应,但一想到Diana早上的英勇事迹好像又找不到理由来拒绝。  


  于是Diana和Steve坐上了帆船,径直驶进了那片浓雾。


  “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吗?我怎么觉得雾越来越浓了……”Steve有点紧张地挨着Diana,“现在究竟是几点?这天黑得就像午夜一样。”


  Diana空出一只掌舵的手,把手腕上的表凑到他面前:“多亏你修好了它,现在是下午三点二十五分。再过一分钟。”


  “再过一分钟什么?”


  “我的家乡,天堂岛。”Diana回头说,脸上是压抑不住兴奋的笑容。


  Steve还没来得及多问一句,眼前的浓雾突然像被整块抹去了一般,明媚的阳光让他一时睁不开眼睛。


  Diana像个孩子一般欢呼了起来,甚至在船靠岸前就迫不及待地跃入湛蓝的海水中。


  Steve在岸边找了一块礁石把船拴好,等他直起腰来差点又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被一群高挑的、穿着奇怪的女人包围了。


  “你……还活着?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为首的金发女人用一把剑指着Steve的眉心。


  “呃……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这怎么听上去您好像也认识我似的……”


  “Diana在哪?”


  “妈妈!”Diana的声音从海滩的另一边传来,接着她从海水里上岸,朝这边用最快的速度跑来,一边跑一边脱掉了她的外套——她竟然还在外套里穿着她的老衣服。


  亚马逊的公主回来了,整个岛上的人都聚集在街道上欢迎她。


  那天晚上岛上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在篝火旁Diana再次跳起了她最爱的亚马逊舞蹈,那种她曾说人类的舞蹈与之相比只能算摇摆的豪放舞步。她再次吃到了思念了整整一个世纪的菜肴,再次和朋友们唱她最爱的歌谣。


  Steve有些手足无措地坐在他的位子上,亚马逊人热情地摆了很多食物在他面前,但他根本没有心思享用——他一直看着Diana,披散着头发、穿着把她身材凸显地很完美的短衣、跳舞的Diana。


  “年轻人,你爱上我们的公主了。不过这很正常,没有人不爱Diana。”   


  坐在他旁边的亚马逊人说。


  “我想是的……不等等,您看上去年纪和我差不多啊,或许还比我小呢,干嘛叫我,呃,年轻人?”  


  黑皮肤的女人哈哈大笑起来,她拍着Steve的肩膀说:“小子,我已经好几千岁了。这个岛上所有人的年龄都是你的几百倍。”  


  Steve瞪圆了眼睛:“……什么?!所有人?你是说包括Diana?”


  “当然,如果没记错的话她今年该满……”


  “好的。”Steve打断了她,“我明白了。你们长生不老对吗?”


  “我们是神留下来守护世界的,我们会活到世界终结的那天为止。也就是说,在你死去的千万年后,Diana还是会和现在一样美丽、充满力量。”


  这一天发生的事都已经太离谱了,现在说什么Steve都能相信——他爱上了一个能单挑几十个壮汉的、永不老去的姑娘。


  在他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个离谱的现实时Diana旋转着停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


  “愿意和我跳舞吗?”


  “这么说,你杀了阿瑞斯,拯救了人类世界?”


  女王笑着问,Diana把头枕在她的膝上,刚刚向她讲述完自己在人类世界的经历。


  “没错。这不正是亚马逊人的职责吗?”


  “我为你自豪,Diana。那个男人呢?”  


  Diana沉默了一小会儿,“他死了,他用自己的生命换了无数人的。我在来的路上遇到了Steve,这个Steve。您也看到了,他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是那个Steve。”


  “你爱他吗?”


  “什么?”Diana抬起头来,“你是说谁?”


  “要看你心里想的是谁。”


  Diana垂下眼帘,她爱Steve,一百年前的那个,但她也爱Steve,一百年后的那个。


  女王接着说:“我可以使人回忆起他的前世。如果他就是那个Steve,他会记起所有的事;但如果他不是,他会失去他本来的记忆。”


  “不,”Diana这次飞快地回答,“我不能让他冒这个险。”


  “但我愿意为你试试,Diana。”


  Steve从藏身的阴暗处走出来,微笑着说。


  “Steve!不,那太荒唐了……”


  “我经历了这么多荒唐的事,再多一件也不算什么对吗?还记得我第一晚对你说的吗?我觉得我好像见过你,还有那块手表,”他指指Diana的手腕,“万一那个Steve真的是我的前世呢?不试试怎么知道。”


  然后Steve不等Diana再说什么,走到女王面前屈膝:“随时可以。”


  接着Diana只看到一阵白光,那之后Steve重重摔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她心里一阵刺痛,经过一个世纪她唯一害怕的仍旧是看到人们受伤,更何况那个人是Steve。


  她扑过去,把Steve的头移到她的膝盖上。


  “Steve?Steve?”   


  还好Steve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他眯着双眼盯着Diana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个单词:“哇哦……”


  与一百年前在天堂岛的沙滩上一模一样。


  “Steve?你还好吗?”Diana一下哭笑不得,只好伸手拍拍他的脸颊。


  “噢,我很好,只是头有点儿疼……天啊Diana,”他甩甩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点,“这真是刺激……我觉得我好像多活了几十年一样。我全都记起来了。你把我从海里捞起来,我们去了伦敦,你试了226套裙子,后来你一个人撞塌了一座钟楼,杀了德军头头儿……然后我开着载着炸弹的飞机在空中引燃了它们……哇哦。我上辈子居然活得这么精彩。”


  “是的,是的,你救了无数人……”Diana笑着说,但她的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落,滴在Steve的脸上。


  “真高兴一百年后我还是遇到了你,”Steve伸手把她脸上的泪水抹掉,“现在我们终于有更多的时间了。”


  他们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动作直到女王出声提醒,Steve才红着脸一骨碌爬起来。


  “喔抱歉,现在几点了?或许我打扰到你们的休息时间了。”


  Diana抬起手腕看了看那块老手表。


  “它告诉我们现在应该睡觉了,然后我们明天应该一起吃早餐。”


  “它有没有告诉我们以后的每天我们都应该一起吃早餐?”


  Diana没有回答他,继续看着那块手表,它的秒针曾经在她失去Steve的时候停止转动,又在她重新找到Steve的时候开始工作。


  “是的,它还告诉我们应该回伦敦去,每天都一起吃早餐。”


  Diana终于抬起头来,感谢这块老手表,感谢它在伦敦的码头落出她的衣袋,把一百年前属于她和Steve的时间还给了她。


_fin_

评论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