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SteveWonder/DCEU】能看见鬼魂的女人(上)

啊哈哈我的天!老爷:这狗粮吃得心累

置书怀袖中:

分级:PG-13


配对:鬼魂!Steve/Diana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且内含剧透


概述:已经和布鲁斯组建JL的戴安娜,见到了史蒂夫·特雷弗的鬼魂。


 


1.


当布鲁斯问,这和魔法有关吗?这时候她没法解释,戴安娜站在原地,死死地攥着真言套索,透露出一种局外人式的恍惚。布鲁斯从没,或者,很少见过她这样。戴安娜·普林斯行事得体而优雅,全身泛着高级的光泽。她气场强大,而且是在任何场所。布鲁斯无法理性地解读她,他模糊地想,此刻自己需要感同身受。


……这是她死去的爱人,重临人世时幻作真正的鬼魂。


史蒂夫·特雷弗全身冒着蓝灰色的烟,穿戴古老。但念在他是上一个世纪的英雄——史蒂夫为自己辩解:情有可原,对吧?


正义联盟的两位首领齐齐地沉默了,场面不太好看。布鲁斯久久地思索着,而戴安娜低下了头,久违的史蒂夫听见自己的俏皮话在空气中冷却下来。


“怎么了?”他漂浮到戴安娜的左边,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注释着那里的伤口。史蒂夫信誓旦旦地说,眼神温柔地滑了过去。


“你经历了一场恶战。”


鬼魂不能够抚慰情人的伤口,史蒂夫懊恼地停在原地。


而你回来了。戴安娜无声地想,穿过漫长的岁月,她现在坐在这里,不重不轻地擦拭着她的肩膀,就像很久之前那样。仿佛我还是个小孩子。


而我已经不小了。


“我没想过我能再见到你。”戴安娜说,“从来没有。”


“而你的朋友吓到了。”史蒂夫口吻轻松。他的声音传到一身黑的布鲁斯旁边。后者试图观察到他,但只能摸到一片空气。


“他不是吓到了。”戴安娜说,“他在考虑怎么把你丢回天堂。”


布鲁斯补充:“或者别的地方。”


戴安娜转过头,露出一个细腻的笑容,史蒂夫应景地回到她眼前,有点得意地望着她。“而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她的泪水轻飘飘地沾在脸颊上,显得荒唐而动人。她的嘴唇动了动,哭一样的笑出了声。“我真的很想念你。”


“非常、非常……”


那鬼魂掀动着时空风暴将她揽入了怀中,而戴安娜只是久久地仰起脖颈,美轮美奂的头颅与死亡人物相接。冷冰冰的温度被她的人神之躯煨地滚烫。我就像一只椋鸟,她孤独地伸开了双臂,回抱一个鬼魂似乎比意料中简单地多。我想要永远做一只椋鸟,回到休整的土地上。真言套索“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面对史蒂夫再也不需要这种东西了,她告诉自己。


我会对他说遍所有的真话,而他也是一样。


“我真的非常、非常……”


史蒂夫终于听见她美丽的唇放出了那句爱语。


在生前他不曾得到。


“我也爱你。”


永远年轻的飞行员和上尉回答她,像一个真正的幸存者那样。


 


2.


“我只能听见史蒂夫·特雷弗的声音。”布鲁斯说,“我看不见他,钢骨也不能,甚至机器也无法扫描出他的具体样貌。”


他平静地总结,好像面前站的只是一对普通情侣。“所以你们在大街上最好闭嘴。”


戴安娜:“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做到。”


“当然。”布鲁斯低沉地说,“所以我准备了一层酒店。那里的人不会因为你对着空气说话就把你赶出去。晚上你们住那里的客房。”


戴安娜得体地回应了他的好意。布鲁斯重复了一下酒店地址,递给她一张房卡。


“谢谢。”她点点头。


史蒂夫悄悄附在戴安娜的耳边,一手搂着她的腰。“真够意思,韦恩先生……他是叫韦恩,对吧,他的姓氏挂在大街小巷。”


戴安娜感到自己耳边的碎发被人撩了起来,干燥暖和的吐息敲在她的皮肤上。她轻轻地回答,“没错,布鲁斯·韦恩。”


“……韦恩让我想起酋长。”


史蒂夫与她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因为他打很多小算盘?”


“噢,”史蒂夫夸张地、小声地发出气音,“因为他有钱。”


 


3.


新时代来了,这个念头短促地滑过史蒂夫的脑海,这是全新的时代。


他们坐在高级轿车的后排,听见闪烁的人海涌向各个方向,随着车前灯拨开潮水,或真或幻的面孔急切地冲进史蒂夫的灵魂深处,就像一口大钟的声音在空房间里回荡。


戴安娜的手忽然按在他的手背上,这是烤火棍伸进了海水,因为戴安娜明知不能得到任何实质的回应。她可以看见他想要反扣住自己的右手,十指并握,于是戴安娜温驯地旋了旋手腕。但史蒂夫生命的轮廓是那样参差不齐,就像他根本没有回到人间一样。他们不会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身体接触。


当然了,她几乎有点绝望地想,他毕竟已经死了,这是,这只是史蒂夫的鬼魂。男人生命的余晖在夜空中大放光彩,留给她梦里的只有爆炸的灰烬。他侥幸地大笑了那么几秒钟,把枪口对准瓶瓶罐罐的生物武器。他说了我爱你,就像于公于私,余愿已了。


而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百年之后,他的目光穿透车窗,在夕阳里渐渐上升。神奇女侠的全身照挂在大屏幕上,神明的身躯和人类世界正确对接,史蒂夫庆幸自己出过一份力。


“戴安娜。”史蒂夫喊她,在恍惚中,她回过头,感到一切是这么不真实而又这么甜蜜。“我感觉自己回到了家乡。”


天啊,又来了。每逢他说话我就想要流泪,我的眼睛湿透了。戴安娜糟糕地捂住脸,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这迷人的声音而颤抖不已。“欢迎回到人类世界。”


他的手指碰了碰她的脸,这是勇敢的举动。


“这是全新的时代。”史蒂夫贴过来,用力地眨了眨眼。“你变了很多。”


戴安娜缄默地听着。


“你变漂亮了。我是说,变得更漂亮了,更强大。”


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史蒂夫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臂,就像许诺一样,眼神真挚地能将人戳穿。我受不了这双蓝眼睛,在无言中,戴安娜感觉自己的耳后一点一点地发热。“我应该说谢谢,对吗?”


史蒂夫知道自己的牙齿打绊,舌尖已经跌了不知道多少个跟头。“我死掉的前一刻想起你的脸庞,在天堂岛的海岸上,你束着头发,就像一道快乐的光芒。”他固执地止住了戴安娜欲张开的唇瓣,他完全知道她想说什么,这些年他还幸运地保留着自己对这个亚马逊人的理解。“我们谁也不能阻止你的坚持和快乐。所以我在想,这一百年来,我是说,”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个插入语,“我是说”。突然地,他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巧舌如簧到了戴安娜这里,就很容易变成语无伦次。我可是个间谍,他在心底反省了一下,用现在看来有点过时的语言技巧继续他的演说。“是说如果你有了真正喜爱的别的人,我想我应该……”


“史蒂夫·特雷弗。”戴安娜好奇又感动地问,“你吃醋了,对吧?”


“不。”男人酝酿了一小会儿,“我是说,我应该见见他,把他杀个片甲不留。”


戴安娜的表情像云彩一样多姿,史蒂夫欣赏了一会儿,隐约感觉到她是在尽力显得严肃。


“我的话有点自作主张,还有,落时。”他自嘲地点点头,“别憋了,戴安娜,想笑就笑吧。”


女人的笑容像美酒一样流泻,比他从前见过的任何一次微笑都要生动。


“我没有移情别恋。”戴安娜在轿车后排直起背来,神色柔软,“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有时候我甚至想打断你,将这件事告诉你。”


“这是真话吗?”史蒂夫饶有兴趣地问,一边把真言套索小心翼翼地环在她的手腕上。


戴安娜假装生气。“嘿,别来这套……”


“我爱你。”她如是说。


“我也爱你。而且,没有别人?”


“没有。”


史蒂夫的手掌根准确无误地抵住了额头。“天使。”他佯装无助地叫了一声,“我不知道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了。”


“其实你高兴疯了。”戴安娜打趣他,史蒂夫有点无措地反驳。“我高兴的事情也许会令你感到难过。你值得更多优秀的男士。”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我猜是因为我是你认识的第一个男人。”他说,“而且我死了。”


“是的。”戴安娜明确地告诉他,“你糟糕透了,把你的死亡阴影留在我的一生当中。我不得不拿出所有的感情来回报你,奉上我所有的爱,在你拯救了的每一个‘今天’里顽固地活着。你糟透了,史蒂夫·特雷弗。”她偏着头,去够他的军服。“你甚至不愿意因为我而多留一会儿,一秒钟,一分钟,或者给我哼首歌的时间。你只在我漫长的生命里停留了短短一刻,这真……不公平。”


沉默弥漫开来。街上一如既往地唱响着一些无谓的歌曲,在喧嚷之中,史蒂夫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嘴角,想触碰又收回手。


“我不知道爱是否公平。”他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蓝眼睛熠熠生辉。“但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我的公主,你用漫长的生命占据了我最辉煌的十几天。我一生的意义,就在这十几天而已。我遇到你了,戴安娜,我感到由衷地幸运。”


 


4.


“那么,你见识过别的什么人吗,我是说,男人。”


他的表情有点慌张。这很奇妙,对于鬼魂来说,按理不应该有任何值得慌张的事了。


“现在轮到你来拷问我了,从没想过这个。”那绳索几乎跟没有一样,反正她总是会说真话。“我和布鲁斯跳了场舞。”戴安娜叹息了一声,“只是为从他那里要点东西。”


史蒂夫的表情一时间变得极度震惊。


“这可真是……”


“我知道。”戴安娜投降了,“这是不公平的行为。偷窃,如果你非要用这个词的话。”


“不。”史蒂夫算起来这是今天第二次回答否定词了,连珠炮弹止不住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你和他跳舞?布鲁斯·韦恩,那个布鲁斯,那个花花公子。你是听见他说什么的,他第一时间就想给我们找间房,我看得出来他对性流连忘返。”


前排驾驶座上的“那个布鲁斯”呼了口气。


“我再也不会开车送你们。”


 


-TBC.-


free talk:想对这两位可爱的人们有更多了解,推荐大家观看正义联盟动画第二季最后两集,是戴安娜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轨迹。


我造过该背景的一个文,走这里 (强烈的剧透,建议看了动画再食用。刀片的刺痛感将更加美妙。)

评论

热度(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