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Kontim]Conner等了一整天

爱就要说出来~但是相互暗恋也好萌

山上山:


从早上看到亲爹的图我就RIO鸡血,我为久违的小情侣种地!





Conner吃了整整三个汉堡,两大杯可乐和四包薯条,挤空的番茄酱包装被随意地扔到地上,命运就像之前那些汉堡可乐的包装袋一样,被年轻的英雄品尝完内部食物后随手往脑袋后面一扔,和它的朋友们堆在一起。


从黄昏时分开始,一直到华灯初上,Conner偶尔会飞到因为听到,看到什么东西而短暂的消失片刻,比如他帮小女孩摘下了树上的气球,救下了树上的猫,阻止了一场车祸,夺回了被抢的钱包,就像往常那样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也用来打发时间。


他在等人,等一个有段时间没见面的好友。事实上他们每天都能碰面,毕竟作为一个有共同团体的超级英雄,小队任务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最近Conner总是有意躲着他的好友,直到今天醍醐灌顶才匆忙给对方发了见面信息。等消息发送成功,就揣着着一心求死的心态,按着翻滚的胃来到了这里,还时不时要拽拽自己千百年如一日的英雄制服,检查有没有沾上什么脏东西,尤其是散落在地上的包装袋,这使他的烦躁加剧,天一点点黑下去,灯一点点亮起来,焦虑的情绪转移到好友身上,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这才肯弯弯腰捡起地上的那些包装袋丢进垃圾桶。可焦虑的心情并没有因此缓解,直到他在楼下抬起头,看到那位许久不见的朋友——Red Robin,Tim Drake,好友。


Conner怎么敢怠慢,他向上冲了一下,却因为犹豫不决和再次翻腾起来的胃而降慢了速度,一边想着可乐和薯条在肚子里的不相性一边缓缓升到Tim面前,而他的好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见到他迅速摘下光秃秃的黑头罩,而是像“RedRobin”式的看着他,笔挺地像是在面对什么穷凶恶极的罪犯。Conner虽然对此相当不适应,但想到自己躲他在前,也有点亏心,只得伸手冲Tim打招呼。


“我以为你不会来。”Tim说。


“啊……”Conner干笑几声,还在找什么理由时Tim却发出低低的,懊恼的叹气,手也跟着抚上额头,看上去像是十分后悔来见Conner。


而Conner也不像看上去那么会安慰人——他之前是会的,尤其是对Tim,可是现在,因为今早的决定他却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举着双手,连话都说不利索,在这边支支吾吾。而Tim就在对面扶着额头,尴尬在空气中弥漫了几秒钟,他就像是泄了气似的坐了下来,就坐在天台边上,脚下就是川流着的车辆。Conner盯着Tim的脚尖开小差,想,可得看好对面这个家伙。


“说吧。”Tim式自暴自弃,头也不抬一下,“叫我来有什么事?”


Conner本来是有事,但Tim现在的状态,搞不好很不好说那件事,话到嘴边实在难以启齿,于是满脑子想的直接冲到肚子里,只觉得身体里被拿粗棍子搅拌着,后悔今早发了消息,后悔前段时间对Tim避之不及。但他一点办法也没有。Conner挠挠头,最终挨着坐在Tim旁边,隔着两个手掌的距离,像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的那样。


天台的风有些大,Tim的披风在身后晃动,Tim就那样一直低着头好像在看下面来往的车辆,好像在闭着眼小憩,又好像在等着Conner的下文。Conner感觉被无声地催促了,他身体向后仰,视线跟着抬高到天上,这才发现今晚哥谭市上空是难得的星空满布,于是Conner叹道:“我们很久没有这么坐在一起了。”


Tim动了动,也仅仅是看了Conner一眼,随后缓缓的“嗯”了一声。


“上次还是在法国那个实验——”Conner又说,但Tim紧抿的嘴巴让Conner生生刹住闸,他抬起头看星星,不明白Tim现在的心理,于是只能绕着弯问他,“今晚有什么安排吗?”


“怎么?”Tim没好气,“跟你有关系吗?”


Conner被Tim噎了一下,不等反应,就看到Tim又懊恼地抱住脑袋,像是要把自己整个埋进肚子里。Conner看着,实在是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摔下楼,虽然Conner对Tim在楼宇间穿梭的熟练程度心知肚明,也清楚这种错误绝对不会出现在身边人身上,可他——就是担心。


Tim看起来悔恨极了,Conner也终于忍不住伸手拽住了Tim的披风,这换来Tim难得的注视。


“抱歉。”Tim快速说道,“我想我得离开。”


“怎么了?”Conner拽得紧了些,他不再看星星,而是看着Tim,覆着白膜的镜片和混着铅的头罩是现在最令他厌恶的东西,而唯一能摸索到好友心思的蛛丝马迹也仅仅是对方一直紧抿的双唇,“你是在生气吗?生我的气?”


“没有!”Tim语速飞快,一边还想扯回自己的披风,可他哪里是Conner的对手?“我没有。”Tim再次说,“我去帮Dick夜巡,还要去帮Bruce看文件。”


Conner没有松手,他盯着Tim,看上去紧张极了,“那你的休息时间呢?”


“这与你无关。”Tim声音冷极了。


他真的在生气。Conner为之前的事情感到后悔,低头沉默的时候,听到了今晚上Tim第三次的懊恼叹气。


“Conner,抱歉。我需要,我需要一个人……”


“我也很抱歉,Tim。”Conner叹口气,“我前几天,我前几天……其实在跟我堪萨斯的朋友呆在一起……”


风在吹,天上的星星在闪,车流声从楼底下蔓延上来塞进两个人的耳朵里,Tim听见Conner说:“我对你,有些不同。”


“你知道的,一起上下学,娱乐时间,休闲时间,都跟他们在一起度过,”Conner深吸一口气,说:“可是跟他们和跟你在一起,是不一样的,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在一起行动,打过坏蛋,惹过祸,或者……”


或者……?什么?


Conner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有些话说出来就要比憋着痛快地多,就好像一下子扎破的气球,戳爆的泡泡,非要听到“啪”地一声响才算是舒畅。Conner长呼一口气,“我为我前段时间的躲避道歉。”


“那你今天又为什么突然叫我出来?”Tim看起来平和很多,至少他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冷淡,咄咄逼人,甚至放缓语调,让它听起来温柔又小心。


这下Conner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们对视,又同时发笑,Tim喃喃几声Conner的名字后,才将头罩摘下来。现在Conner又宽了些心,他见到了Tim,头发看起来有些长,脸色也因为熬夜有的原因有点差,看起来是他所熟悉的Tim,而不是面对恶棍的Red Robin。


“我可能是有些困了。”Tim笑了下。Conner就立刻拍着自己大腿示意Tim躺下来。Tim深深看了Conner一眼,满是Conner读不懂的情绪,但最终还是调整了姿势仰躺在天台边,将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叹了口气。


Tim不是第一次把好友的腿当枕头,困极之时好友会慷慨借出任何足以供自己小憩的部位,肩膀,背部,腿,钢铁般的小子足以支撑着他环绕地球八十天都不带喘气儿。但今夜却与往常不同。


Tim抬抬眼皮,面前是Conner,而在其头顶则是数以百万计的星星。这些好像在鼓动着什么,Tim摸着肚子,近些日子都让他埋藏的情绪不断发酵,指尖所触碰到的地方微微颤抖着,像是一只只几欲振翅而出的蝴蝶——或者那来自他本身。


“你看那些星星。”Tim咽了口唾沫,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光可能是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几万年前存在的,它们横跨宇宙挂在我们天上,而这个星球本身现在是不是已经消失,我们仍未可知。”


Conner抬头看星星,Tim则把视线转移到他的下巴尖,盯着那里,像盯着本人的脸:“我的意思是,当你回首一件事,终于意识到它存在时,它很可能在很早,很早就已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消失了,导致本来可以伸手抓住的却因为未曾凝视而错过。”


“——你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看着星星吗?”


Conner没说话,他低下头,蓝眼睛撞进Tim眼里,Tim因为意料中的对视而有些轻微颤抖,甚至感到手心上铺着薄汗。


“你想跟我说什么呢Conner?”Tim开始自暴自弃,只当自己昏迷了失智了,“我生气,我当然生气,但我能表现出来吗?不能,因为我是Tim Drake,我不能仅仅因为你变相躲着我忽略我给你发去的很多信息就生气;不能因为你回你的堪萨斯像个怂包一样躲在里面和你的朋友玩,跟漂亮姑娘打闹就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


Tim看起来像是气炸了,但他的语调却一直很平稳,好像在这些天里把这些话都反复咀嚼了一遍,味道变得很淡,情绪却很浓烈。Conner被Tim疑似质问的语气憋得说不出话来,他倒是想说点什么,可喉咙动了动,脑子里想了一通,就只有后悔。他只得帮Tim拽着披风,怕他着凉似的裹在他身上。


而Tim眯着眼睛,并没有打算停下:“我今天过得很不好,Conner,事实上,我每一天都过得很不好,无数的罪犯,文件,周旋……都是让人身心疲惫的东西。但一天下来,我总觉得有什么可以抵过我今天,甚至每一天的糟糕。”


“Conner。”Tim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而Conner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不是在叫他,而是在说出那个,让Tim感觉今天,每一天都很好的“什么”。


是他的名字。是他。


Conner Kent。


Conner感到心脏瞬间剧烈跳动起来,耳朵里嗡嗡作响,仿佛看到眼前有一朵接一朵的绚烂烟花炸开,他开始颤抖,甚至有一种此时此刻终于寻到生活意义的感觉——为此生,为此死。


许久,Conner才声音颤抖着说:“或许,或许我们可以做一些改变,比如,你和我,互相走向对方一步。”


Tim笑起来,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我以为有些事情是无需言语的。”


“我……”Conner顿了顿,“如果你和我想的不是一样的东西,那我就要,就要……”


“就要什么?”Tim问。


“我……”Conner说不了话,他被一双带着些凉意,轻微颤抖的唇吻住了。Tim伸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


Tim吻了Conner,一下,两下,三下……可Conner没有回应。他开始以为是是自己会错意,第四下在犹豫,今夜不知第几次的懊恼叹息出声。天台的风把他发热的头脑吹得冷静,,浑身沸腾的血也凉下来。在准备离开Conner的时候,Tim已经把刻在脑子里的“与Conner出现意外状况表”上的ABCD计划全都想了个遍。


而当他决定重新把自己抛进今天绝望黑洞时,Conner终于像Tim所期待的那样开始作出回应,像恋人那样,小心翼翼,又热情地亲吻了他,双唇接触时像在亲吻一大块甜美的棉花糖。


然后他说,“我在这里等了一整天。”


在真的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就盯着手机屏,等到早上八点把见面的消息发过去,八点零一分就已经到了约定地点,在天台上踱步,强迫自己不用超能力去定位Tim,等到中午的烈日,傍晚的黄昏,夜晚的灯光,然后终于等来了Tim,和他的吻。


或许这是他一直在等的。


Tim被Conner主动的,突如其来的吻烫到双唇,顺着喉咙一直热到肚子里去,释放了那些桎梏在肚子里的蝴蝶,也抚平了所有沟壑。当再次睁开眼睛时,除了溢满眼睛的星星,还有Conner隐隐有个小洞的耳垂。


这人耳垂从未离Tim这么近过,即使梦中也不曾。


但好在此刻起,它再不会远离。


 



评论

热度(68)

  1. 寻寻觅觅山上山 转载了此文字
    爱就要说出来~但是相互暗恋也好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