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ST AOS】日光之下相逢 第23章(sk无差)如何科学醉巧克力

五六三七:

CHAPTER 23




如果让Jim评论,他一定会说自己从来都不该在学院论坛的某个榜单上属于什么自带腥风血雨的角色。从来都是传说中的“腥风血雨”总是找上他而已。譬如今天这件事,原本以为咋咋呼呼要来凑热闹的人只有Bones,结果医生以沉痛得让他以为那只叫希波克拉底的龟终于不幸逝世的语气,表示自己的执照还显示审批中,实在不想担上个货真价实的“非法行医”罪名。而唯恐天下不乱的Leonard McCoy固然遗憾缺席,Uhura和Gaila这两个意料之外的熟人的出现,叫这个场面比预想之中还要热闹一百倍。


——好吧,别提醒他,原本这件事最原始的状态只是他和Spock两个一起去接他的父母而已。


这一队人浩浩荡荡坐进了并不显眼的街边小店,顿时成为了店内无比醒目的焦点所在。在这么短的一段路途当中,Uhura已经开始称呼“Amanda”而不是“Dr. Grayson”了。有那么一秒钟,Jim真心实意地怀疑Uhura对Amanda比对她儿子熟悉得多,听听吧,她们正在兴高采烈地讨论提拉米苏应该用什么做基底最好吃!


Amanda为自己和Sarek点了单,Jim接过来看了不过一眼,Gaila抢过菜单,对着点单系统一顿猛戳,然后潇洒地一挥手,抬头一笑:“生活因为疯狂而美好,亲爱的。”


Uhura飞快地朝Gaila一扫,Jim敢说以通讯系高材生的禀赋,她肯定是把那上面的信息在短短的一瞥里一览无余了,那绷也绷不住的笑容大概也说明了这一点,她目光灼灼地盯着Jim:“算作给你们的礼物怎么样?”


毫无预兆地,Jim陡然觉得冷。他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之中他总是觉得有一句古老的东方谚语是对的,幸运是厄运的开端。他一次又一次发现,当他渴望什么,接近什么,最终就会发现那些他所期待的东西轻飘飘落空。不,他不想举例,他不举例。


他想起那些传闻,Uhura对Spock的热情是连他也有所耳闻的事实,以公正严明闻名的瓦肯人对这位学生有很高赞誉甚至有所偏爱并不是捕风捉影。


而他频繁地认为Spock怀有更多得多的偏爱,对他,Jim Kirk。Spock赞美他的容貌,赞美他的衣着,赞美他的才华。而这是爱吗?他听到的并不那么流俗的,就是瓦肯式的表白吗?他隐秘地享受过欢乐,也享受过煎熬,他抱着一捧又一捧向日葵走过学院到那家偏僻邮局的路,享受路人的眼光。可是这样暴露在Spock的父母和他的同学、更进一步说,也是他未来的同僚们面前,却让他觉得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怖。


他们接受得太好了——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Jim克制住不去理会自己心里再一次不甘寂寞又如影随形的自问自答,扯出一个笑容。


“哦,看到你被惊吓真是太惊喜了。”Gaila点了点头,转向Uhura,“你刚才说什么,斯瓦西里语?等一下你再发一遍这个词?好的好的,斯瓦——西里。”


Uhura掏出PADD又开始写,解释起这种语言的源头来,Amanda忍俊不禁,转头迎上Sarek安静对视的目光。Gaila已经笑起来:“天哪,濒海?我以为非洲都是沙漠!”


“我也以为瓦肯都是沙漠。”Amanda对Sarek笑弯了眼睛。


Gaila按住要继续讲解的Uhura:“放过我:先是看见我们一贯镇定的Nyota激动得飙了母语,通用语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又是Jimmy甜心——啊,教科书似的意中人综合症,我今天的学习任务够繁重了!”


一杯又一杯冰淇淋端上来。其中一杯满载着黑巧克力和某种莓果酱,Jim果断地把它推到Spock面前,喊了一声:“瓦肯星配色!”


“哦,你不问问我怎么想的吗?”Gaila笑眯眯。


Jim扬了扬头,他干净利索地挖了一勺冰淇淋,把勺子送向Spock。


Spock思考了一瞬间,眉毛挑高了,又沉下去,迟疑着就着勺子尝了一口。


“哦——”Gaila拖长了声调,仿佛柔若无骨地一下子倒在Jim肩头,金发蓝眼的地球人差点掉了手里的作案工具。Spock则板住脸,握住Jim的手然后接过那个无辜受连累的勺子,又挖了一大块冰淇淋。


熔岩般的巧克力颤巍巍地衬出一片黑白分明,瓦肯人用一种过分严肃的表情把那块甜点送进嘴里,然后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Spock!”Jim比任何人更快地发现了问题:这显然不是他所期待的正常的反应,Spock有那么一点摇摇欲坠,深深地呼吸了两口。


“这不是什么特别的过敏反应吧?”


年轻的瓦肯人脸上透出比平常更多的血色,呼吸也有些急促。Sarek看起来想要开口,Amanda按住了他。


“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他说得比平时慢,Jim的语速却比平时快得多:“你对什么过敏?你刚才碰过什么?”


“我觉得这个有点像醉酒——”Uhura插了一句。


Spock努力摇了摇头,指了指那杯冰淇淋。


“香草?奶油?这里面不会有酒精吧?不对,巧克力里含酒精?我听说过这个!可是你只吃了一、不,两口!”


“我不醉酒,”Spock努力深长地呼吸,“只是你。”


突然间沉默袭击了这群人。Jim还想说什么,也舌头打结,愣在了那里。


打破沉默的是Sarek——天知道这位大使为什么能取得那么多沟通交流方面的成就,大概因为他有某种特殊的技能——“我的儿子是说,他的基因并不使他容易受到人类的酒精的影响,如有必要我可以提供他的基因检测分析报告。但是,同时值得关注的是,茶碱对他产生高于平均水平15.42%的影响,而这被证明是可可制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Amanda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她对Jim温和地伸出手:“没什么,一会儿就好了。”


Jim好像重新解开了自己的舌头,他摇头,下意识地把Spock的手握紧了:“不,他真的没关系?不需要找个医生什么的?”


Amanda把一旁的柠檬水推过去:“当然不要紧。放宽心。不过帅哥,也许你太甜了,对他也有一定危险?”她挑了挑眉头,露出轻松俏皮的一笑。


Jim的脸也红了。




TBC




瓦肯表白:“我不醉酒我醉你”


#巧克力不醉人人自醉#

评论

热度(37)

  1. 寻寻觅觅五六三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