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BSB】暴雨将至(少年AU)(2)

非常美

蓝:

堪萨斯州地广人稀,当荒野在车轮下驶至尽头,地平线上开始出现起伏的山脉与树林。


卡尔对比了仪表盘上的时速和地图上公路的距离,发现两人没办法在天黑前赶到下一个村庄。


“我们得抄个近路。”他说,把卡车开下公路,“从树林里穿过去。”


他用铅笔在地图上画出一条直线,越过山谷与另一条公路相连。整个计划中最冒险的部分是横穿树林,不过这辆皮卡的底盘很高,卡尔小的时候还和乔纳森一起坐在上面开过旱季的河床,浅水里的鹅卵石在车轮轧过时纷纷跳起来,在车底撞出沉闷的咚咚声。


他有把握这辆车能适应林子里的路况。


一刻钟后,他们的卡车后轮陷进一个水坑里,卡尔把油门加到最大,发动机像被烟草毁了肺叶的病人那样发出可怕的呼哧声,伴随着一声巨响,彻底熄了火。


马龙丢下手中的地图册,打算下车把车轮推出来,卡尔伸出手臂拦在门把手上。


“你会开车吗?”他问。


“会。”


“很好,我下去推车。”


卡尔未等对方质疑就打开车门跳下车去,车厢里的男人还想说什么,但除非卡尔强壮到能单独扛起一辆皮卡,否则要摆脱困境总得两个人合作。于是他只好默认了这种安排,以一种很不舒服的姿势蜷起身子爬到驾驶座,扯着嗓子高声喊口号。


“准备!一、二、三——”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皮卡车干脆地脱离了那个水坑,在突出地面的树根上磕磕绊绊地冲出去好一段路才停下来。


卡尔浑身泥泞地爬上副驾驶——现在他比马龙还要脏了——另一边的男人转过头来看他,双眼炯炯有神。


“你力气真大。”


“我在农场里长大,所有机器都是我搬的。”卡尔向上挽起袖口,展示自己发达的肱二头肌。


马龙咧开嘴,露出一个无声的笑。


他可真喜欢那么笑,卡尔想,大概因为这男人确实有一口漂亮整齐的好牙。


“你不担心我把你的卡车开走?”马龙问,甩了甩手指上的车钥匙。


“在这种地方?我几步就能追上你。”卡尔不以为意地耸肩,他的右手搭在车窗外,阳光的碎屑漏过枝叶落在小麦色的前臂上,“而且我们喝过酒了。”


马龙盯着那些明亮的斑点看了一会儿,发动汽车朝树林深处驶去。


艰难前进一小时后,卡尔终于承认他们在森林里迷了路。


透过挡风玻璃已经能瞧见树林尽头,稀疏的枝叶间掩映着两座山峦的青影,山脚下是一片广袤的湖泊。


地图上可没有这个湖。


很难说他们谁的责任更多一点,卡尔坚持要走近路,而马龙开了大部分错误的车程。


“看来我们今晚得在野外过夜了。”马龙说,抬头看向西方的天际,太阳已经掉到了两座山之间。


卡尔看着那个男人灵巧地从驾驶座钻出去,走到湖边的草地上活动被恶劣路况震得发酸的腿脚——动作像呼吸一样自然,似乎他一直就生活在这片森林里。


那个念头该是很荒唐的,但卡尔同时察觉到这个事实:对方一路上都没有提及过自己的身份或来历,仿佛山林中孕育出的精怪,被叫破真名就会消失。


如今水妖还会上岸来寻找他们的灵魂吗*?穿着皮夹克与喇叭裤?


他从自己的提包里拿出干净的衣服与毛巾,朝草地上的男人走过去。


“你有换洗衣服吗?我们都需要洗个澡。”卡尔大声问。


“我上一套衣服被撕破了,所以才找来这套衣服。”马龙揪着T恤的下摆,那件衣服依旧显得皱皱巴巴,层叠的褶皱好像被熨斗烫在上面似的。


卡尔沉默着把自己的衣服和毛巾递给男人,没费心询问对方要怎么随手找来一套衣服,上一件衣服又是为什么会被撕破。


等他再从车上取下另一套衣服,重新回到湖畔时,他的同伴已经走入湖里。


暖橘色的夕阳铺在水面上,年轻男人站在湖水中央,金色水流顺着他肩胛之间的凹陷蜿蜒而下,在肋骨尽头随着肌肉线条突兀地收拢,重新汇入湖面。


“喂——”


在卡尔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喊出了声;湖中的男人转头望过来,他的双眼浸在余晖中,闪烁着柔和的焦糖色。


他站在那里,并不会回到湖里去。


 


他们用马龙背包里的铁皮饭盒烧了热水,分吃面包房的波利大娘送给卡尔的面包。


马龙穿着卡尔的旧衣服,打着赤脚,靴子和洗净的衣裤摊开在湖边的石头上。他比卡尔纤细一些,牛仔裤被他用皮带紧紧束在腰间,格外显出他修长的腰线。


他吃东西的模样十分好看,卡尔吃了十八年的饭,从不知道这种日常行为还能令人赏心悦目。


卡尔忍不住盯着他的手指看:“你是书里说的那种贵族吗?被兄弟陷害背井离乡?或者在规定时间内环游世界才能获得遗产*?”


马龙笑了笑。这个笑不是他惯有的、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而是嘴角边极浅的弧度,转瞬即逝。


“不是。”他说。


稍晚些时候他们并肩躺在车斗里,盖着卡尔的毯子。


森林里传来虫鸣声,卡尔望着头顶的星空,它比在斯莫维尔的农场时看起来更远了,黑色或亮色都很纯粹,让他想起挂在玛莎卧室墙上的油画。


“它们真美。”他喃喃自语,“我妈妈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流星雨,她至今还牢记着那一晚的景象。”


卡尔永远记得自己八岁生日那晚,玛莎抱着他坐在房顶,被时间与生活磨得粗糙的手指逐一指出狮子座中最亮的星——


/……妈妈和爸爸都睡熟了,我抱着玩具熊独自坐在窗边,那晚的天空像墨水一样漆黑,漫天星星都从头顶坠落下来。/


“那些流星并不是真的来自某个黄道带星座,”他耳边响起马龙的声音,“它们只是一颗彗星经过地球时散落的尘埃。”


“普通人不是活在百科全书里的,马龙,人们还会把钻石称为星星——它被那么称呼,因为它确实有那么美。”


马龙将手臂垫在脑后,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浪漫主义。你以后或许应当成为作家或者记者。”


卡尔学对方的模样把自己的脑袋垫起来,两人的手臂隔着肘关节上菲薄的皮肤挨在一起。他抬起空着的手,像玛莎十年前所做的一样,一颗颗念出星星的名字。


坦普尔·塔特尔*33年才经过地球一次,距离流星下一次降临还有六年。


在卡尔八岁的时候,他从未设想过自己会在十八岁那年独自离开农场,妄想用一辆卡车和一百七十三美元八十五美分环游世界;同一个互相不知道真名的陌生男人在微凉的夏夜里共享一条毯子,幕天席地,身边环绕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远处响起大鱼跃出水面的泼剌声。


 


注1:关于水妖(Undine)的传说此处不赘述,大抵是水的女儿为了获得灵魂嫁给人类。


注2:《八十天环游地球》的梗借用。


注3:坦普尔·塔特尔,带来狮子座流星雨的彗星,关于这场流星雨33年来到地球一次的预言被称为“克拉克预言”。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