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under sun【bvs超蝙】

最美不过夕阳红?

剁椒鱼头:

基于正联预告脑洞,借梗。短小一篇。好久不写这对估计把握不住了。ooc



什么?

布鲁斯躺在麦田中,金黄色的麦地被夕阳染红了成油画的色彩,绵延至一望无际。

躺在布鲁斯身边的克拉克微笑瞧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一双天蓝色的眼睛也浸满笑意,重复了一遍刚才所说。

我就当你答应了。

中年男人一向诡谲多变,却在这时不知为何迟钝了起来。布鲁斯疑惑地又问。

什么?你在说什么?

克拉克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他伸出手沿着身旁这人肩头缓慢下滑,隔着高级布料的瘙痒微乎其微,而布鲁斯却不由得浑身发麻,如坠天空中的魔咒。他的警觉性不知不觉中逐渐降低,又或许始作俑者本领高超,直到他的手被克拉克拉起来放在他胸前。

那只手养尊处优的修长白皙,唯独一根手指上套了一只男式戒指,简单的没什么装饰,似乎根本不符合布鲁斯本人哥谭首富的身份。而戒指看起来保养的很好,光亮如新,又似乎戒指主人爱护极深。

戒指。我就当你答应了。

克拉克温柔的吻落在冰凉的戒圈外部,温热的呼吸灼热手指周围。布鲁斯忍不住想抽回手,而克拉克紧紧的握住他不放开。

哥谭首富素来尖牙利齿,可现在他好像失了语言,不知失在克拉克阳光的笑意还是克拉克璀璨的眼睛里。

沿着手指逐渐向上方进发,指节处的啃噬,手腕处的轻咬,无时不刻透过皮肤传至任何一处神经,克拉克就像不知餍足的捕猎者在独享自己垂涎欲滴的猎物。而猎物忘记平日的机敏,迷惑在独属克拉克的味道中。

答应什么?

布鲁斯忍着痒和热,从喉咙里传出柔软低沉的提问,明知故问的模样就如往日哥谭花花公子的任性高傲。

求婚。

克拉克还未说完,尾音便被吞入口中,急切地仿佛欲制止这句话的到来。本着礼尚往来的态度,克拉克可不给布鲁斯什么反抗的机会,纵使对方大多数的技巧都比他丰富,可他也有本能和体力。纵使布鲁斯居高临下跪坐在他腰间,伏身瞧着他,那双幽深的眼睛蓝的像着了火,克拉克也不会给他任何间隙来对付自己。

说起来克拉克的脸要红的厉害一些,他们在互相推让的过程中着装并不得体,布鲁斯黑色衬衣沿着衣领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三颗扣子,灰色的刘海耷拉下来,一改往日凶狠的模样。至于克拉克,法兰绒衬衣也敞开胸膛,两人胸膛紧紧挨着,除过此,并无多少接触。然而这比衣不蔽体来的更可怕,双方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可怕的火焰和男人间千百年的征服欲。

互相撕咬不眠不休。

想比布鲁斯常年荒诞不经的经历,克拉克的脸皮要薄一点儿,那张雕塑般的俊脸红透了,哪怕此刻他把哥谭首富压在身下,后者脖子上被啃出新鲜的齿痕,差点破了皮。

老天,我忘了妈还在煮晚饭,厨房刚好能看到这边。

克拉克有点难为情地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布鲁斯肩膀里,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看来我们要速战速决。

布鲁斯坏心地笑了笑,侧过头咬住克拉克的红透的耳尖,还向里面吹了口气。克拉克发出绝望的呜咽声,再从肩膀抬起来时,眼底仿佛储着岩浆。

中年男人火上浇油似的行为带来的后果除了浑身上下不值一提的酸痛,还有聆听玛莎远远在厨房喊了一句克拉克的羞耻感。

妈很高兴。

克拉克兴奋地说道,他难为情地刚借着工具把压倒的麦子竖起来,碍于身体原因,中年男人大大方方地坐在一旁,不时揉揉腰间,偶尔克拉克扫视过来时,年轻人又不由得红了脸。

看的出来。你告诉她这件事吗?

布鲁斯懒洋洋地敞着胸膛,穿好外套,整理整理仪容,又恢复一派英俊的气势来。

你说呢?你在担心?

克拉克敏锐的捕捉到布鲁斯眼底划过的疑虑,问道。

或许,你不该告诉玛莎。

布鲁斯悠悠的说。

不该告诉她什么?我向你求婚然后你答应了?别不承认,克拉克急促地打断了布鲁斯的反驳,你答应了,布鲁斯,你答应了。

我并没有打算否认。布鲁斯缓慢地说,或许我们应该循序渐进,玛莎应该有个接受的过程。毕竟,布鲁斯韦恩声名远扬。

糟糕透顶的理由。布鲁斯,你什么时候也喜欢说拙劣的谎言了。你向妈证明过了,向我证明过,向世界证明过了,我不知道还有谁值得这个。

克拉克抬起手显露出与布鲁斯一模一样的戒指,意有所指。

我曾被人告知,你要给我一个承诺。那么布鲁斯,我得到这个承诺了吗?

布鲁斯·韦恩望向天际的夕阳,暮色渐沉,仿佛是他很久之前的内心,那时他看不到希望的光芒,只能看到千疮百孔挣扎的死气。他总是刻意忽略一切明亮的事物,常年蜗居于潮湿的地下空洞,枯萎的内心深处满腔怒火。

流浪过那么长时间,只有这里的夕阳是最美的。

等待了一会儿,克拉克也不禁为暮色的天空吸引了。他走过来,与布鲁斯肩并肩眺望远方。

你说的对。

布鲁斯转过来,稍稍低头看着克拉克。后者察觉偏过头稍稍上扬,视线相交。

走吧,别让妈等急了。

两人一起向肯特农场的小屋走去,身后暮光沉沉,似有微弱光芒四射。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