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二代BS)Coffee Shop

可爱又温馨

存档用:

                                                    AO3




他们被困住了。


意外发生时Clark和Bruce正坐在一家咖啡店里,他从眼角的余光处瞥见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物。唔,那人本身看起来倒是挺正常,但是他手中托着的那个新奇装置就非常值得琢磨啦。特别是当他开始大声宣告“我是天气大师!”时。


天哪,Clark默默吐槽道。他甚至都没有穿那种稀奇古怪、一出门就会被人围观引起晨间巨大交通事故的神经病一样的服装。就在Clark半起身对着Bruce说“Excuse  me”时,那个男人用一种戏剧性的姿态按下了盒子上的按钮,霎时间,漫天彻地的冰雪掩埋了咖啡店。


哦好吧,Clark心想着,看来他还挺有脑子的。


Bruce,自是不用说,在注意到那人的那一刻就一跃而起冲向了门口,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在胸前交叉起双臂,不爽地低声抱怨,然后被Clark一字不漏地全然收入耳中。Clark皱了皱眉,一只手搭上对方的手臂,“好了,”他试图安抚对方,“我相信即使没有咱们俩,JLA的其他成员也能处理好。我可不能就这么直接在这儿砸出个门来。再说和我困在一起也没那么坏对吧,指不定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呢?”


Bruce正要大发脾气,却在听到Clark受伤的语气时一下子消了气。气氛一经缓和,只见虚影一晃,一杯热巧克力讨好地出现在他眼前。他叹了口气,认命地跟着Clark回到了座位上。


咖啡店的店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女士,她急忙赶到他们面前。“我很抱歉,你们被困在了这儿。”她说道,一副窘迫不堪的样子。


“没关系,女士。”Clark用轻快地口吻安慰她,“这不是您的错。而且就如我对我的朋友说过的那样,被困在像这样温馨舒适,又能提供美味食物的地方,简直是不幸中的大幸。”


说完,Clark在桌底下踢了踢沉默不语的Bruce。Bruce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板起了脸,他缓和了下表情,点头附和。


店主遂笑逐颜开。“你们真是太善解人意啦!”


她许诺要免费请他们品尝店里的曲奇饼,显然这两位年轻人“非常具有绅士风度!”,并挥手拒绝了Bruce的付费企图。Bruce乘着对方离去时仔细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情况。他发现店里的大部分客人——除了几个略显不满外——都自得其乐地等待着消防人员的救援。就在他环顾四周的同时,Clark也在悄悄地观察他。他看着这个暴躁易怒、才华横溢的男人,这个他称之为“知己”的男人,一股浓浓的爱意涌遍他的全身。


“你在笑什么?”Bruce低声嘀咕道,但是Clark只是笑得越发开怀,因为他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了暗藏的愉悦。当Bruce得不到答案时,他不在意地耸了耸肩。Clark根本就不需要理由来开心,他想。既不会感到痛苦又不会受到伤害,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他寻思着。


不,不是的,事实并非如此。Clark并不是对痛苦免疫,他只是选择了乐观地面对人生。就像Bruce选择了与痛苦为伴。他凝视着对面那双含着笑意的蓝眼睛,这位他称之为朋友的非凡人物,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说真的,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到底是在何时捕获了Bruce的心?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并不在乎这份答案。他甚至怀疑就是世上最伟大的侦探,也不一定能精确地找出确切的时间点,对,说的就是他自己。


店内的空气中弥漫着其他顾客漫无目的的闲聊声,他俩默默地喝着热巧克力,相得甚欢。难得能和Bruce这么惬意地坐着呢,Clark感叹道,太可惜啦,要不是他威逼利诱,Bruce估计都不会愿意和他呆在一起消磨时间。也许他能说服对方再次来到这儿,就他们两个。他开始在脑海里勾勒下一次会面的场景,他们可以一块儿去公园散个步,说不定还能劝服Bruce和他玩会儿雪,到了最后他或许会愿意让Clark用热视线替他烘干衣服,也许他会愿意跟着Clark回家换衣服。Bruce在他家里。Clark发现自己的心跳因为这个想法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吓得他猛吸了一大口热饮,随即被呛得连连咳嗽、飞沫四溅。等他终于缓过气时,发现Bruce正挑着眉看着他。


“多谢援手。”他低声抱怨着,用纸巾擦了擦嘴,试图不去回想让自己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但愿Bruce不会怀疑他脸上可疑的红晕,Clark暗自思忖,希望他不会知道自己的想法。读心术并非蝙蝠侠的能力,但是一想到对方能看透他的所思所想,不得不说这让Clark有点儿小兴奋,一想到Bruce知道他在意淫品尝那对柔软的嘴唇……他真的需要停止这些不着实际的幻想


“我又不知道要怎么帮你,”Bruce摊了摊手,似乎并未注意到Clark染红的脸颊,“更何况,我可是亲眼看过你徒手接手榴弹,面不改色地看着它爆炸。那么点儿巧克力淹不死你。”


“有道理,但你还是可以装装样子帮我啊,”Clark不满地嘟哝,微微调整了坐姿。“被水呛到就像是溺水的翻版,要是太大意也会危及到生命等严重后果的。”


Bruce的笑容突然变得富有掠食性。Clark努力忽视那张笑脸对自己……某些部位产生的影响。“原来如此,可惜BruceWayen在处理危及生命的问题这方面毫无经验,”Bruce用撩人的唇齿音陈述道,“但是蝙蝠侠,”他降低了声调,沙哑的咆哮让Clark联想起哥谭的魅影和哥特式的塔尖,“绝对不会对你这样的良好市民见死不救。”


他附身向前,薄唇一弯,露出的一丝微笑不可遏制地占据了Clark的视野。“然后,按照溺水救生的急救方法,”Bruce操着蝙蝠侠的声音粗声粗气地说道,但是Clark已急不可耐地扑向那对不断引诱着他的嘴唇,然后沾沾自喜地欣赏着对方吃惊地瞪大了双眼,片刻之后又愉悦地眯成一条缝。Clark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还能一心二用地挪开挡在他们之间的杯子,替它们避免了被打翻的命运。这个认知让他忽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Bruce撤回身,温怒地问道,“有什么好笑的?”想到自己不久之前还暗暗夸过Clark乐观的人生态度,但是现在他一点都感受不到原先的那股钦佩之情。心中警铃大作,他强迫自己仔细聆听Clark的笑声,分辨里面有没有精神分裂的倾向。


“我只是,”Clark解释道,明显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只是…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Bruce依旧保持着警惕。


正襟危坐,Clark伸出手,略一迟疑,就握住了Bruce的手。“这就像我第一次踏入阳光,”他喃喃着,“那种就是这样的感觉。”


Bruce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肌肉,正欲开口——


“久等了,两位!”女店主带着曲奇饼出现了。Bruce听着Clark兴高采烈的欢呼致谢声,忘记了原本想说的内容。


“啊呀,看起来真好吃!”Clark赞美道,引得女店主开怀大笑。就连Bruce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啊Clark,只要他愿意,就能迷倒所有见过他的人。蝙蝠侠也在劫难逃。


笑盈盈的蓝眼睛背叛了还在喋喋不休的主人,向Bruce望来。等下周邀请Clark的时候,他寻思着,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疯疯癫癫的邪恶反派愿意把他们再度困在这儿呢。


要是有谁愿意这么做,他可是一点儿也不会介意。



评论

热度(46)

  1. 寻寻觅觅记住这只蓝鸡仔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又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