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风的荒原 01

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西部牛仔AU


从没写过牛仔们,OOC是必然的_(:з」∠)_如果有哪里不对,还请大家指出来呀(づ ̄3 ̄)づ我……又双叒叕没忍住……其实风的荒原很早以前就想写了OTZ可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动笔_(:зゝ∠)_由于还在写着两个原创以及一个亨本的坑,这篇的更新速度不会很快,只能默默地希望能在11月之前搞定吧OTZ






西部AU


 


NC17(大概?)


 


Summary:金矿矿主布鲁斯组建探险队,去消息所称的那片荒原勘探。可他们在半路上遭遇了大沙爆,布鲁斯为保护队员而受了伤,并因此和主队分开了。他拖着受伤的身体晕倒在沙漠中,当他醒来时,他遇见了名为卡尔的英俊青年。


 


 


01


 


天还未亮起来的时候,马队就已经整装待发了。布鲁斯又确认了一下罗盘和地图,确保他们出发的方向没有问题。阿尔弗雷德站在他的房间门口,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放心阿尔弗,最多一周我们就会回来了。”他头也不回的安慰自己的老管家。


 


“干粮和水都已经准备好了。”阿尔弗雷德例行公事般报告着。“我把茶叶也给您带上了,毕竟马皮的味道不是那么好。”


 


“那个就不用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喝带着马味儿的水,那个就留在家里。”布鲁斯戴上帽子然后转过身来,愉快的拍了拍老管家的肩。“别担心,这次我们一定能找到金矿的。”


 


“……别忘了在睡前祷告,布鲁斯老爷。”


 


阿尔弗雷德对着人的背影补了一句,而布鲁斯只是随意的挥挥手。老人看着那身影消失在门口,终于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主啊,请保佑布鲁斯老爷平安归来。”


 


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在跨上马之前,布鲁斯特四下找了找有没有三个养子的身影。上次迪克把自己打扮成了队伍里的牛仔,而提姆则藏到了货车里,天知道那么窄的地方他是怎么进去的。杰森……杰森直接就把自己的名字加进了队伍的名单里。那之后不仅他们仨被阿尔费雷德狠狠训了一通,而且自己还被没收了一周的小甜饼。想到这里的布鲁斯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早就带队出发。布鲁斯又望了望依旧拉着窗帘的孩子们的房间,有点无奈的轻笑一下,就带领着队伍离开了镇子。


 


这一次一定能找到金矿。


 


布鲁斯看着逐渐亮起来的天空,忍不住让队伍加快了步伐。


 


 


他们行进的速度很快,当第一天的夜幕降临时,队伍已经走了接近一半的距离。天空很晴,而且也没有大沙暴的迹象。也许他们能够提前完成任务,布鲁斯满意的查看着地图和罗盘。如果这次能成功的找到金矿,韦恩家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小镇回到英国了。


 


布鲁斯收好地图和罗盘,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项链盒子,里面两个人的照片,因时间和气候的磨损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但还是能看出那是一对夫妇。他沉默的用手指摩挲了一会儿照片,然后又小心的把那个盒子收到衣服里。


 


“您还不休息吗?老板?”负责守夜的牛仔巡逻回来,很讶异他还没休息。


 


“想到能发财谁还睡得着?”布鲁斯举起水袋向他微笑。


 


牛仔也跟着他笑起来,两人围着篝火坐下,时不时讨论些该死的天气和贵的要死的水源。顺利的第一天是个好兆头,他们都这样认为着。


 


 


如果这是他昨晚忘记祷告的惩罚,那他要是能活着回去就一定要给镇子里捐一座教堂。


 


狼狈的寻找着避风处的布鲁斯暗暗咬牙。明明昨晚还晴朗无比的天空,今天就开始变得昏沉混沌,队伍毫无办法,只能立即寻找最近的避风处。且不说这会耽误多久的时间,光是他们能不能挺过这次沙暴都是个未知数。不过幸运的是,离营地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处山洞,那里的空间足够容下整支队伍。就在布鲁斯指挥大家躲进去的时候,外面传来粗鲁的叫骂。


 


“快走!快走你这窝囊废!”


 


队伍里年龄最小牛仔的马受了惊,说什么都不肯听自己主人的话。那孩子舍不得丢下它自己跑,就只能在原地僵持着,而沙暴则离他们越来越近了。顾不得多想,布鲁斯立刻跑出去帮那个孩子牵住马,两人用尽了力气才把它从原地拽了出来。但是沙暴已经逼近,布鲁斯直接把那孩子扶上马,并狠狠地在马屁股上抽了一记。在小牛仔被驼进山洞的同时,布鲁斯被晦暗的风暴吞没了。


 


 


沙子,普天盖的沙子。


 


布鲁斯站不稳也无法呼吸,他摇摇晃晃的摸索着方向,就是怎么也找不到近在咫尺的山洞。突然,一枝被刮断的干枯灌木狠狠地抽到了他的腰上,接着更多的枯枝被挂了过来,布鲁斯不得不在地上缩成一团护住自己,他听得到衣物和皮肤被割裂的声音,他甚至都能闻到自己血的味道。他别无选择,只能蜷缩着希望这风暴可以快点过去。


 


当四周终于安静下来时,布鲁斯感觉简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摇掉头上的沙土挣扎着探出头来,而周围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布鲁斯试着动动身体,但是突然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大叫出声,一节尖锐的枯枝刺穿了他的大腿。布鲁斯咬着牙检查了下伤口,虽然贯穿了整条腿,但是没有割伤其中的主要血管。布鲁斯仔细地看了看,决定还是不要冒险直接取出,他撕开了自己的衬衣,固定包扎好那个伤口。做完这一切他才仔细的打量自己的处境:既不是原来的营地,也不是他先前探索过的区域。布鲁斯艰难的站起来,什么都不剩的他只能靠太阳和星星回家了。


 


希望能在两天内遇到个活人。


 


他艰难的迈开步伐。


 


 


或许已经撑不了两天了。


 


布鲁斯看看头顶的太阳,那个火热明亮的大家伙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地方。沙暴的袭击和失血让他开始脱水,而炎热的沙漠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高温的炙烤让布鲁斯甚至不在流汗。他眼前的景色已经开始出现了重影,布鲁斯挣扎着移动身体,他至少要找到一个阴凉处再晕倒,不然绝对会被正午的太阳烤熟。可这片荒原上别说阴凉处,哪怕原先随处可见的仙人掌都没有一颗。再也没有力气的布鲁斯躺倒在炙热的沙地上,他下意识地握住胸口同样变得滚烫的金属盒子,迷迷糊糊的想着也许这就是最后。在他意识消失的时刻,是一小片漂亮到不像话的蓝色。


 


是海吗?


 


他想。然后陷入昏迷。


 


 


—TBC—



评论

热度(48)

  1. 寻寻觅觅风之翼-专收杏花妖三十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