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Wondersteve/一次就好

最后突然一把大刀砍下来……

初午_:


*只看过电影!
*OOC!OOC!OOC!
*可能有些不认识的名字?他们不重要233
*对不起,我取了个不知所谓的标题【。



「我曾经想过要对谁祈祷才能把你换回来,你们人类老爱说:上帝啊。於是我也开始这麽说,他们说上帝无所不能,所以我去教堂、我双手合十、我朗诵圣经—我说,我希望可以把你换回来,我可以放弃任何东西来换回你,哪怕一天也好,让我再跟你说一句话。」



1


开始下雪了。


今天是12月24号,她正匆匆赶回她那个位於市区的家。每个平安夜,碧妈都会邀请整个社区的人去她家吃晚餐—当然,狭窄的空间是不可能装下这麽多人的,所以Diana总是会提前去到那,然後趁着碧妈不注意快速把厚重的木头桌子搬进庭院,最後再假装气喘吁吁的样子。


—Diana,真是辛苦妳了。碧妈总是这麽说,妳肯定费了一番功夫,毕竟这桌子是那麽的重。


七点一过,所有人都会开始涌进碧妈的家,小艾会穿着一套新衣,每年她都会为自己添购一套新的行头,从头到脚,换上同一个色系的帽子、大衣、五指袜以及雪靴,这是Diana最期待的时刻之一,猜猜今年小艾又换了什麽色的衣裳?而Lisa的孩子们已经在互相丢雪球了,Diana转头看向那个最小的、只能待在婴儿车里头的婴儿,那孩子正在睡觉,外界的吵闹似乎完全不能影响到他。


Irene刚把耶诞饼乾从烤箱里拿出来,Charlie忙着把一大锅炖菜端到桌子上,那个已经半大不小的孩子Joe,他偷偷在嘴里丢进一颗巧克力,然後再塞了两颗进口袋。Vita则是穿着崭新的洋装躲在角落,怯生生的和以往一样。


Diana抬头望向满天星辰,她好想躺在草地上看那一颗颗闪烁的星星,却止不住眼底那抹挥之不去的红光。Diana只好作罢,现在不适合任凭回忆吞噬她,她伸手拉开一张挡住通道的椅子,以免Edward和他那一大盘烤鸡过不去。


2


「......谢谢祢赐下我们日用所需的恩典,也谢谢祢赐下桌上丰盛的饮食,求祢洁净桌上的饮食......」


祷词还没结束,孩子们就已经偷偷看向涂满果酱的软法国面包,Diana却低着头同样虔诚的念着,实质上来说,她并不相信上帝,可是人类们相信啊,多久以前她就开始这麽做了,跟着祷告、跟着唱圣歌,她不知道这是否有用,可是这能让她心里更好受一些。


搞不好有用,搞不好有一天上帝听到我的祷告,然後祂会发现我是一个连每餐前的冗长祷告都如此用心的信徒,那麽,祂就会完成我的愿望。Diana如是想。


祷词一结束,宁静的气氛立刻被打坏,Diana决定等所有人都拿好东西後自己再伸手,她缩回座位上,把离自己最近的一盘果酱馅饼拉了过来。


太吵了,她想。


3


甜点是冰淇淋。


小艾对她眨了眨眼,天知道她有多爱冰淇淋,尽管在那之後她吃了无数种甜点,还是不能忘记那天吃到的冰淇淋滋味。


她正准备拿起汤匙,门铃却响了。


「我去开我去开......噢,你是谁啊?」碧妈匆匆忙忙的跑过去,站在门前往外喊了一声。


Diana也很好奇这个不速之客是谁,可是此时此刻没有东西会比这碗冰淇淋来得重要。她喜欢从碗沿开始刮下一层,完美,她看着汤匙上那个美丽的东西。


「呃......该怎麽说呢?我叫作Steve Trevor?」


啪搭,汤匙掉到了地板上。


4


那是她多久没有听到的名字?


嘿,Diana,冷静,她告诉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叫做同样叫做Steve Trevor的男人罢了,可能是这里任何一个人的朋友......或许是Cindy的新男友?


「你找哪位?」


「呃......」门外的男声突然消失了,庭院里也跟着沉默下来。Diana看看四周的人,他们都是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嘿,Cindy,她想这麽喊,却发现Edward紧紧牵着Cind y的手。


「这里有谁认识Steve Trevor的吗?」
碧妈对里头的人喊。


该死的一群小年轻,为什麽没人告诉自己Edward跟Cindy已经在一起了。


「对不起,我想你搞......」


「我。」
Diana叹了口气,打断碧妈的话。
「我认识Steve Trevor。」


要是不是那个Steve Trevor,她就把门外那个冒牌货打飞到天空。


5


她其实没抱什麽希望,Steve挂掉很久很久了,久到她甚至不记得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什麽样子。


所以她从没想过,打开门後会撞进那双湛蓝的眸子里。


蓝的像天堂岛外那片海洋,她甚至从里头嗅到海风的味道。


「噢,呃,嗨,Diana?」


「你是他妈的哪一位?」


6


Steve没想过世界会变成这个模样。


他记得他开出了最後一枪,他还以为他要死了,却发现自己醒了过来,躺在一片雪地上。


他慢慢的爬了起来,一个路过的小孩对他吐了口口水。


「你这小孩,你怎麽这麽没......」他想骂回去,那个孩子却早已走远。


好吧,算了,没关系。


他循着亮光走到了一条繁忙的大街上,街上正播放着耶诞歌曲,橱窗里摆着奇形怪状的服装,人们的审美观是被狗吃了吗?他皱眉看向迎面走来那个穿的比Diana的战斗服还少的姑娘,天气这麽冷?而且这样要怎麽穿去舞会?


「然後你就跟着那个穿的比我还少的姑娘,像个死变态色狼一样,跑来了刚刚那个屋子?」


「不,我说过了,Diana,我说我感到有一股力量牵引着我,我知道我该来这里找你。」Steve信誓旦旦的说。


「是喔。」Diana翻着衣柜,不知道她有没有他能穿的衣服?


7


「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个衣服还是不太适合我,妳为什麽不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因为那套衣服又臭又脏。」Diana皱起眉头「而且上头还有血迹,为什麽上头有一大片的血迹?除非有人死了,不然不会留下这麽大片的血迹的。」
「呃,很显然死的不是我,毕竟我好好的坐在这里,洗的乾乾净净,身上穿着妳的......浴袍?妳为什麽拥有一件我也穿的下的浴袍呢?」
「Oversize可是新潮流。」Diana看向他,好像自己都觉得挺有趣的,她轻笑了一下。


Steve突然有点口乾舌燥,从Diana把他接回来以後,他就觉得有什麽事不对劲,先不提这个奇怪的世界,Diana似乎不像他以前所认识的那个Diana了。


就像现在,她终於对他笑了一下,那抹笑容又很快的消失不见。
他试图从里头找寻一丝天真无邪的存在,映入眼簾的却只剩下看不见底的深棕色眸子。


Diana也看向了他,红唇微张像是想说些什麽,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开口催她,妳想说什麽?


「......我们去买衣服吧。」
她最後只讲了这句话。


8


「妳们穿这样去舞会吗?」Steve把那个深藏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们不参加舞会。」Diana又忍不住笑了出来「嘿,你拉紧浴袍的带子好吗?—姑娘们,别看了,没什麽好看的。」
「我只是不太习惯。」Steve跟在Diana的背後咕哝着。


就连那个男店员看到他时都不小心笑了出来。


「先生......小姐,你们需要些什麽吗?」
「帮他找一套适合的西装好吗?」Diana道。
「妳不能帮我想个藉口吗?」Steve恶狠狠的拉了一下Diana的斗篷「那男的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好像、好像之前军中那几个肌肉男看我的眼神。」
「噢—我的天啊,Steve,你没有告诉我你男女通杀?」


她才不会说,她是故意让Steve穿着浴袍出来的。
她想起一百年前,那个她还穿着紧身衣在街上大摇大摆的样子。
跟现在的Steve多像,她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9


事实上,Steve真的是男女通杀。
Diana调整了一下他的领带,现在他完美的像是—她想不出形容词来形容Steve现在的模样。
她看过她穿着军装的样子,她看过他赤身裸体,她看过他只穿着一件衬衫,水滴滑过胸膛的样子,可她唯独没看过他穿西装的样子。


—和平年代的人们都在做些什麽?
—他们每天早上醒来,吃早餐,他们非常喜欢吃早餐,然後看报纸、上班。
—就这麽无趣?
—是,就是这麽无趣。
—还有别的吗?
—我们结婚、生子、组成家庭......
—结婚?那是什麽样子
—女人会穿上婚纱,很美很美的婚纱,而男人会穿上西装,那是他们一生最重要的时刻,两个人牵手,互相许下诺言,发誓同甘苦共患难......
—他们会遵守吗?
—Well,通常不会
—你结婚了吗?Steve
—还没,现在在打仗,很久没有人结婚了。
—噢......


她看向橱窗里那件纯白色的婚纱,这种东西要怎麽战斗来着,她皱着眉头想像自己穿上那件华丽大裙子的样子。


然後走在你的身边,牵着你的手,互相许下诺言,发誓同甘苦共患难,那会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10


不要穿婚纱好了,或许她也可以穿西装?


11


最後Diana给他买了一套最普通的休閒装扮。


西装大概是用不到了,她想。


事实上,她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Steve为什麽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她十分确定,他早就挂了快要一百年了。


再回到家已经非常非常晚了,Diana整理了一个卧室出来,而Steve想也没想就瘫了上去,几乎瞬间就睡着了。


可是她睡不着,她想不通他的到来代表什麽。


匆忙离开晚餐场地後,她就带着Steve回到自己的家,而一关上门她就把他脱得精光,Steve想阻止都没办法。


衬衫上沾满着鲜血,她把那件衣服翻了出来,可是明明Steve毫发无伤,她检查过了,一个小擦伤都没有。
她把手指伸到Steve的鼻子下—或许他成了僵尸?会行动、会讲话,可是唯独不会呼吸?不,她感受到温暖的气息,轻柔的拂过她的手指,她怀疑他是吸血鬼,只能在夜晚出没,吸收了一百年的天地精华才强壮到能出来找她,可是这不合理啊,她望向镜子里头映出的房间模样:宽敞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微弱的呼吸牵动着掉落到脸上的金发。


「你是哪里来的?」最後她对着房间问道,像是责备她为何要惊扰熟睡的人一样,沉默吞噬掉了声音,没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12


隔天Diana起的很晚。
当她睁开眼看见指在10及11之间的指针时,她曾经想过乾脆躺回去睡好了,反正上班都已经迟到了。可是厨房传来意料之外的奇怪声响,然後她猛地坐起,才想到Steve、Steve、Steve回来了?
她花了点时间才让刚睡醒的脑子想出回来这个词。


「你在干嘛?」
「我想做点吃的给妳,只是......呃,妳的冰箱里什麽都没有。」Steve转过头看向她「我刚要开始妳就醒来了,好吧,惊喜毁了。」
「你为什麽想做吃的给我?」Diana觉得有点好笑,看着眼前那个头发还乱糟糟、比她早没有多久醒来的男人东翻西找「还觉得会是个惊喜?」
「嘿,妳不要这样。虽然妳认识我时我是个军人,但是我可是我们家的独生子,那麽我那厨艺精湛的母亲要把这些东西教给谁呢?」


不是,Diana不是要问这个。
这当然会是个惊喜,他不知道她有多期待、有多期待跟Steve一起吃早餐。


就像他不知道她有多期待跟他一起过和平年代的生活。


13


他们最後去外面的餐厅吃。
把Steve翻出来的锅碗瓢盆给收拾好已经是午餐时间了,Diana决定带他去她最喜欢的餐厅,那里有最完美的义大利面,有最完美的巧克力软糖蛋糕,当然,最重要的是,那里有最完美的冰淇淋。


Diana想不起来自己这麽开心是什麽时候了,就算是跟社区的大家一起聚会时,她明明抱着Lisa的孩子,却总觉得和他们隔着一道墙,跌倒的小女孩会为了她的帮助而露出微笑,却从来不曾邀请她加入她们的游戏,他们总是礼貌又客气的跟她说,谢谢妳,Diana。没有妳我们要怎麽办,Diana。今天要来跟我们一起晚餐吗?Diana。真是感谢妳帮了大忙,Diana。


她抓住Steve的手,尽管她察觉到Steve看向她的眼神,她还是没有放手。
然後Steve回握了,用他那双长着老茧的大手,温柔的反手牵着她。


她笑得更开心了。


14


午餐吃了很久很久,主要是因为Diana忙着喋喋不休的介绍那些一百年前并不存在的精致菜色,Steve微笑着偷偷把Diana放到他眼前的又一碗冰淇淋推到卫生纸盒後面,企图掩饰他再也不想看到冰淇淋的真相。


「很好,我们再来要干嘛呢?」
Diana低头看了看手錶,2点半。
「你之前说,和平年代的人都在干嘛来着?」她漫不经心的问Steve,却不期待他的回答,毕竟她早已把那个答案深深的刻在心里头,想忘都忘不掉了。


「噢,我们......我们去逛街?」
Diana抬起头,像是因为这个回答感到震惊一样,逛街?Steve怎麽知道她在想什麽。


噢,亲爱的Steve,天知道她多想惦起脚尖,吻一下他那张年轻却在战争的洗礼下足够成熟稳重的脸庞—事实她就是这麽做了。


没人陪她逛过街啊,Diana喜孜孜的想,她一直都是一个人,要是要采买什麽东西就自己上街,甚至在网购发展出来後她就很少因为工作以外的事出门了,这可是她第一次跟别人一起逛街,她太开心了,以至於没注意到Steve有点泛红的耳朵。
接着她开始盘算要去哪,是不是要带Steve去买另一套衣服?她曾经在路上看过男人和女人穿一样的衣服,很久以後才知道那个叫做情侣衣,就说吧,该死的小年轻,发展出这什麽东西,但是她也好想试试看,她上次看到——她的思绪突然被打断。


Steve转过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我只是觉得,这种事应该让我来做。」
这次她看到了,藏在金发下红通通的耳朵。


15


Diana几乎要把一整年份的笑容都用完了,和平年代的人们真是他妈的有够幸福,他们逛完了街,买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Diana绝对不是冲动购物的小女孩,只是待在Steve身边给她一种安心感,她好像又是一百年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16


「我明天就得开始上班了。」
回家的路上,Diana对Steve说。


「嗯。」
「你该怎麽办?要不要找份工作?你可以先暂时住在我的屋子,等你有了储蓄,我们就可以平分贷款。」
Diana忍不住要我自己鼓掌,她能想像一百年前的自己会怎麽说,没关系,Steve,你可以住我家,我能养你。但是她现在学会了,要给男人面子才行,她有点开心,第一次用这种从人间学来的手法。


「嗯......。」
「碰!」
Diana还来不及思索Steve发出的声音,远方就出现一个本不该出现的爆炸声。


她几乎想也没想就跑出去,第二步才想起来回头看看Steve。


他也在她後面,真好。


17


「去......吧。我爱你。」


18


她在断垣残壁间寻找生还者,时不时回过头看看Steve是否安好。Steve正帮忙把重伤的人们抬上救护车。她放下心,继续找寻灰烬间随时可能消失的微弱生命气息。


19


等她确认了最後一个生还者都上了救护车时,才有时间看看Steve。
「你有受伤吗?」
「我当然没有。」金发蓝眼的男人笑了出来「我只是帮忙抬人或搬东西的,我要多蠢才会受伤。妳呢?」
「我当然没有。」她学他浮夸的语气,却突然想起跑向爆炸现场时一句从她耳边轻声拂过的话语「你刚刚有跟我说话吗?」
「啥?」Steve正在用眼睛四处搜寻刚刚因为动来动去太热、脱下来後就随手一放的那件夹克,那可是Diana买给他的呢。「我刚刚一直都在跟妳说话啊。」
「不,我是说......」


「小姐。」
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谈话,走过来的警探可能是菜鸟,总之她从没看过。
「能麻烦您过来一下吗?」他很有礼貌的说。


Steve看向她,点了点头。


那双眼睛蓝的像天堂岛外那片海洋,她甚至从里头嗅到海风的味道。


20


等她回来了以後,Steve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她有些困惑的站在原地,想喊Steve的名字却觉得这样太蠢,只是现场穿梭的都是她不认识的人。那个傻子,她皱起眉头,他是不是自己跑走了?他去找我?


可是没有一个人说他们有看到一个金发的男人到处走来走去询问一个叫做Diana的女人在哪里,她突然狂奔向即将驶离的警车,要求他们把她载回警局。有人失踪了,她说,我得把他找回来才行。


菜鸟警探当然把她赶走了,她只好搭公车回去,提着对於一个人来说太多太沉的购物袋,她一下站就冲向警局,然後找到那个偶然间成了好友、如今正端着热咖啡小口品尝的家伙。


「Steve Trevor。」
她说,喘的只能说出这个名字。


21


「叫做Steve Trevor的人......我看看,妳说他金发?他碧眼吗?」
「不,我说过了,他蓝眼。」
「好吧,看来可以删掉这个家伙了......妳的Steve Trevor家乡应该不是加拿大?」
「不是。」
「应该也不是西班牙,我就擅自认为他不是西班牙人罗。」
「......」
「啊,有一个,金发蓝眼,妳看这家伙,是不是妳找的?」
「......」
「等等,应该不是,对不起,他死於1918年,电脑应该会把100年以上的纪录整理起来,然後我们用其他方式保存它......真不知道怎麽搞的......噢,Diana?Diana妳要去哪?」


警探摇了摇头,啜了一口咖啡,然後把那个穿着军服的男人档案关掉。


22


—我们去逛街?
—妳的冰箱里什麽都没有。


她早该想到的,Steve似乎对这个世界充满疑惑,却又对那些新颖的东西有莫名的熟悉感。


23


「嘿,碧妈,妳记得Steve Trevor吗?」
「Steve Trevor?听起来像个男人的名字。」老太太眯起双眼打量她「Diana,妳终於交男朋友啦?」


24


—我实在搞不懂你是怎麽出现的。
—嗯......或许我是耶诞奇迹?
—是喔。


25


—你们和平年代的人就是这样生活的吗?
—也不全然是,妳不能整天玩乐,妳每天早上醒来、吃早餐.......
—他们非常喜欢吃早餐,然後看报纸、上班。
—没错。
—真有趣。
—才不有趣,等妳过久了才会知道,有一天妳会觉得很腻,妳不想再跟身边那个老家伙待在一起,妳会受不了无聊的生活的。


26


才不会,她抬头仰望那个大个子,我怎麽可能过腻,这可是我等了一百年才得到的日子。


27


「我曾经想过要对谁祈祷才能把你换回来,你们人类老爱说:上帝啊。於是我也开始这麽说,他们说上帝无所不能,所以我去教堂、我双手合十、我朗诵圣经—我说,我希望可以把你换回来,我可以放弃任何东西来换回你,哪怕一天也好,让我再跟你说一句话。」


28


上帝真慷慨。
祂不只让他跟她再说一句话,祂还让她过了一整天幸福美好的日子。


29


「去拯救世界吧,我爱你。」

评论

热度(28)

  1. 寻寻觅觅初午_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突然一把大刀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