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HOW I MET YOUR DAD(12)

南巫山:

这是:(1-2)  (3-4)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地址。


正联普通人平行世界AU




第十二章

凌晨四点三十七分,天还没亮全,伴随着楼上传来的一声巨响,Diana从一个漫长到几乎无限的梦境中被拽了出来,浑身上下散架了一样的疼。

梦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但残存的记忆中Steve的军服装扮,和他裸着身子视线向下说出“在平均值之上”的画面,让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关于刚见过两次面的人的春梦。

她拖沓着步子来到洗手间,盯着镜子里自己还带着潮红的脸,用冷水扑了几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Steve在和她在医院很聊得来,但看着对方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Diana最近也没有什么恋爱的想法,所以他们连电话都没有交换。


“冷静点,Diana,”她对着镜子说道:“今天就只是庆祝Bruce出院的聚会,别想那么多。”


Steve也会来这个聚会,Clark“意外地”透露给了她这个消息。但他的表现太过含蓄完美,Diana从里面觉察出了Bruce的影子。很明显,当他们两个因为这次的事故走到一块之后,Clark就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老老实实的小镇男孩了。

Diana并不意外,不过说真的,在她身上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她身边的男性朋友相继变弯的事实。Barry还好说,当时还年轻,不全都尝试一遍谁也不清楚到底自己是哪条路上的。但Clark?也许只是因为她容易被这样的人吸引吧。


Bruce本来并不想庆祝出院,在他看来,因为被车撞而住院只不过是“人生一次没预料到的失误”。Diana猜测大概是在Clark的劝说下他才勉强同意今晚在他的公寓聚餐,这也是在他再三强调“从医院里出去没什么好庆祝的”的前提下。

不过就算是Bruce也没能想到的是,Hal在第一次看望完他的时候就已经定制好了出院条幅,浪费总归是不好的。既然Bruce都放话了不愿意自己的公寓有什么庆祝的气息,病人最大,为了满足他的条件,他们带着条幅直接杀到了医院。


Clark知道他们的全部计划,但显然他什么都没跟Bruce说。当Hal举着条幅,后面跟着抱着一大把气球的Barry和Steve,和举着小彩带礼炮的Diana一起出现Bruce的病房里的时候,Diana注意到了Bruce给了Steve的一个“我们需要好好谈谈”的眼神。

不过实际上他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他们三个在医院门口遇到了来帮忙办理出院手续的Steve,他在深色衣服的衬托下蓝得像水晶一样的眼睛扫到了他们。
挑着眉打量了一下他们的阵势,没等谁开口解释,他就已经接过Barry手里快要掉下来的一半气球欣然加入了,甚至建议说要不要再买点鲜花什么的,不过考虑到Clark应该已经买了,他们相互坏笑着否决了这个提议。

他们一群人潜伏在角落,看着Clark抱着一束花走进病房。大家快速小跑着移动到门口,确定了里面有对话的声音,在Barry小声地倒数着“三,二,一!”之后,所有人一下子打开门跳了进去。

“出院快乐!”Hal站在最前面,高举着横幅,Steve和Barry抱着气球站在两边,Diana在他们喊出来的同时在最后面“砰”得一下拉响了礼炮。

礼炮的声音并不大,但Diana注意到了Steve一下子紧绷了的身体。以为他被这个礼炮伤到,她忍不住上前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意外于她的触碰,Steve迅速地转了过来,手里的气球挡住了她的视线。发现了这一点的Steve急忙把手放低,结果堆在最上面的气球滚了下来,落得满地都是。

“呃……怎么了?”Steve抱着还剩下的寥寥几个粉色气球,脸色发红,不好意思地冲着她笑了笑问道。

边上是Hal咋咋呼呼地建议要不然不要捡直接踩爆的声音,他们离得很近,Steve的脸离她至多只有一公分的距离,Diana却愣住了,梦里的场景突然从记忆深处翻腾着涌了上来。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我刚才以为那个彩炮伤到你了。”

“哦,这样。”他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我只是对这种突然的声响比较……”那边Clark试图止住Bruce想要驾驶着轮椅碾过气球的举动宣告失败,在Barry把手上的气球一放跟他们一起踩的时候,Clark也加入了他们。
踩爆气球发出来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引来了护士,一顿严厉的批评之后,他们老老实实地收拾了自己的残局,带着幸存的气球回到了Bruce的公寓。

——————————————————

那天Bruce从昏迷中醒过来,跟在一旁陪护着的Clark确定了彼此的心意,正当他们刚要做些什么的时候,Steve一下子打开门冲了进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Bruce冷静的把放在对方后脑勺的手收了回来,直起身子的Clark脸红到爆炸,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通知别人什么的话飞快地跑了出去。

Steve抱着胳膊带着笑意打量着Bruce脸上还没散去的红晕。

“所以?”他向着门的方向摆了摆头。

“我们在一起了。”Bruce理了理衣服,试图摆出一副扑克脸,但嘴角依旧按耐不住地上扬。

“恭喜了。”Steve犹豫了一下,“我有点事想问你,那个叫Diana的女孩……”

“单身。”

清了清嗓子,Steve抬手摸着后颈说道:“我是说,我以前见过她。”

Bruce给了他一个继续的眼神。

“我当时正好去看你推荐给我的那个医生,然后在路上一不小心撞到她。”Steve回忆道,“当时她一下子哭得很厉害,总觉得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她的隐私我不方便说。”Bruce眯着眼睛,仰头活动了一下脖子。

“我跟你认识了那么久,她又和你这么熟,我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她?”

“大概是因为我有完全不重叠的几个朋友圈。”

“你是说,你的朋友,相互之间一点不知道?”

“是啊。”Bruce应得很干脆。

“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们,只是因为圈子不一样,相互之间一点也不认识?”

“没错。”

“就算是你,这也稍微有一点奇怪吧。”Steve感叹,“不,不对,也许就正因为是你,所以才会这么奇怪。”

“所以?”Bruce拉长了语调反问道。

“好吧,Diana很漂亮,能跟你当朋友那么久人肯定也不错。”Steve撇了撇嘴,“而且你有对象她单身,我动点心思怎么了?”

“你们两个应该会很配。”

“你是准备给我她的号码了?”

“不。”

“为什么?!”Steve以为自己听错了。

“毕竟我也没法确认到底是你忘记了要她的号码,还是她不想给你她的号码。”

“喂!都认识那么久了,我是那样人吗?”

“后者我不能给你,前者你连号码都忘了要,可见你兴趣并不大,给了你也没什么用。”Bruce严严实实地把他的念头给噎了回去。

虽然接受了Bruce的理由,但Steve总觉得这是他在报复刚才没敲门就闯进来的事。


有缘总会再见的,Steve这样安慰自己,几天之后在给Bruce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三个人,抱着条幅和气球的两个男人,和Diana。看出来了他们想要做什么之后,他没有多想,直接就加入了他们。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Steve自认已经对于这种突然的响声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了,当觉察到后面Diana的触碰时,他其实还挺惊讶的。毕竟就算是医生也肯定了他的进步,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能看出来他的紧张。

有些意外,还有些许窃喜。她有在注意我,Steve晚上回去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聚会很完美,Hal和Barry这一对默契又有趣,Clark就如同他想的那样好相处,Diana还和他交换了号码。


因为心情好,他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梦境,再睁开眼睛,Diana的脸意外地出现在了眼前,从她的瞳孔里Steve看到了自己的脸。

嘿,你好啊。他本来想说,但真正说出口的却是“你是谁?”

“Diana,天堂岛的Diana。”
什么?什么岛?Steve这才感觉到了背后的沙子,他躺在沙滩上,浑身湿透好像刚刚被从海里拖出来。而Diana穿着一套女战神一样的制服半跪在他身边,身上的东西完全由皮革和金属制成。

这……我没想到自己潜意识里还有这种爱好。Steve有点头晕,不知道是因为撞到了脑袋还是因为自己看到的景色。

没等他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很快,一堆看起来来者不善的舰船就出现在了远处。

Steve没法操纵自己的行动,就像是被禁锢在了这个身体里一样,他跟着一群骑马射箭的女战士打败了用枪炮的德军。其中有一位女士为了保护Diana重伤死去,她们试图将他与那些进攻者同罪,但Diana保下了他。于是他们就前往了一个像是神殿一样的地方,他被绑着跪下,身上又缠了一根会发光的绳索。

一个真实又混乱的梦境。

然后她们就开始问问题,他所扮演的这个人,这个间谍,一开始不肯说话,但在那条“真言绳索”的神力逼迫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然后就是一大段关于正义和战争的交代。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更加离奇了,他在一个美爆了的温泉洗澡,Diana出现和裸着全身的他交流了一下男人的尺寸问题,又谈了谈其他的关于责任和家庭观念方面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Diana总是觉得一战是因为宙斯的儿子,什么战争之神引起来的,而她们一族的使命就是去干掉这个神。
她离开了一会,在Steve快要收拾好的时候,Diana带着盾和剑,穿着一个黑色的斗篷突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落到了他的身边。

她要和他一起离开。

眼前一黑,他一下子从梦境中醒了回来。

坐起身时,Steve意外地发现梦里的每一个细节都那么清晰,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但梦就是梦,他并没有太在意。


——————————————————————
没错,梦境里就是神奇女侠新电影的内容!本来想打剧透预警,仔细看了看也没透什么也就没写了。


梦境还会继续。


总之,WW和Steve这一对终于有自己的tag了!【喜极而泣】


电影里的WW太美了!


我爱他们……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