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

【Kontim】一块方糖

我还真的以为是什么魔法??后来发现原来是爱情??

祈麒:



#梗概:如果咖啡变甜了,那应该是有人很爱你吧。
#甜饼,放心食用w


用日常逻辑无法解释的东西往往会伴随着一个谎言,或者恐怖些,圈套和阴谋。
Tim在蝙蝠洞里待了足有三十个小时,他对着自己位于不同位置的神经中枢做着电阻测试,为了化验加起来抽了有100cc的血,然而除了因为熬夜和紧张引起的肾上腺素升高外,勉强能称得上不一样的,大概就只有他最近不断下降的体脂率了。

“Timothy少爷,您没有任何问题。”Alfred将电极片从他太阳穴上取下来,把早早准备好的牛奶递给他。

“可我的舌头确实出了毛病,这不正常。”Tim从检查装置上坐起来,蜷着膝盖双手捧着玻璃杯,让牛奶的温度透过杯子温热他的手心。他咬着杯口闻着奶香味,被热蒸气遮住一半的眼睛逐渐被疑惑填满,他很久没有这种遇上不解之谜的感觉了。

Alfred在他沉默的这段时间从厨房里拿来了点心放在工作台上,接上他离开前Tim自言自语的话:“这可能只是您最近不注意饮食和休息的结果。”

“可我最近都是四点以前睡觉的。”Tim边说边喝了一口牛奶,因为喝不惯这个味道还皱了下眉头,把牛奶杯放在边上伸手去拿他的点心。

“这并不值得骄傲,Timothy少爷。”Alfred用小刷子扫着操作台的饼干屑,空下来的左手递给嚼着饼干的Tim一条餐巾,“而且三点五十九分在严格意义上…”

“那就是四点以前,Alfred”他含糊不清地说着,因为急着反驳他被点心噎到,一边咽着东西一边捶胸口,这才重新拿起那杯被他讨厌的牛奶灌了一口。


Tim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很小很小,比不上他以前遇上的任何难题的万分之一,可能是小看了这个问题,他想了两周都没有解决,反而让这个麻烦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最后陷入了困境。
他的咖啡变甜了,而且最近越来越甜。
但无论是咖啡豆还是速溶粉,成分都没有变。
他的舌头也一切正常,于是他觉得,唯一的可能便是他的舌头在面对咖啡的时候间歇性的味觉失灵。


“你今天打了六次哈欠。”Conner坐在滴水兽上,看着Tim困顿地摘下面罩揉着自己的眼睛,眼泪从他眼角钻出来,还没等停留一会儿就被哥谭的风吹掉了。
现在凌晨三点半,还没过他们夜巡的时间。

“我今天没喝咖啡…”Tim接上了他第七个哈欠,皱着眉头转过身拉着他黑色T恤的袖子擦自己的眼泪,像是想到什么突然从他的衣服里抬起头,“今晚明明只有三次,你又偷偷去我学校!”

“没有!”Conner慌张地摆着手,动作太大差点把Tim从滴水兽上推下去,还好他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披风,等他在自己身边站稳才看着他怪罪的眼神解释道,“我听见的!”

Tim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盯着他,如果Conner可以脸红那他的脸现在大概已经红得像他的制服,不光是因为他的男朋友正专注地看他,也是因为他在紧张。
他手足无措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直到Tim的眼睛变得缓和他才笑着贴上去,帮他重新戴上面罩。

“我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跟着你的。”他转着眼珠,边说边觉得自己可能又多说了话,因为对方一副了然的样子等他自己招供,拉奥啊,在他刻意营造出的审问气氛里他只能和盘托出,“好吧只有今天没有。”

Tim对这个答案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只是点了点头,看着安静无事的街道忍着困意,在下一个哈欠来临前自言自语道:“那你能帮我解决麻烦就好了。”

Conner听到他说“麻烦”这个词担心起来,看着他略显平淡的侧脸问:“你遇上什么麻烦了?”

Tim感受着他体内不断长大的瞌睡虫郁闷地转过头,冲着Conner吐吐舌头。
如果不是他现在穿着制服显得黑暗又冷酷,他这个动作大概能直接让地球人昏过去。

而他身边这位氪星人就比较淡定和不解风情:“…干嘛学小氪?”

Tim的眼睛在面罩底下危险地眯起来,他开始考虑在他的点心里加些什么了——虽然这种恶作剧每次都会不小心误伤他的另一个队友——Conner透视不到他面具后面的表情,但他确实因为不断变冷的空气本能地打了个激灵。

“我是舌头有问题,笨蛋克隆小子。”Tim最终还是没忍住他的哈欠,水汽凝结在他的眼眶里也沾在面具上让他不太舒服,他反感地隔着面罩按着眼睛,“算了,不管好不好,我明天就喝。”

Conner没听懂他的话,不过通过只言片语可以猜出来个大概,他可是他的最佳搭档,他想。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Tim在学校里烦躁地差点扔了他的咖啡杯——他当然舍不得扔,毕竟这个杯子来自他那个不会挑礼物的男朋友——他不是讨厌甜咖啡,相反很好喝,他只是不喜欢这种带着谜团的事情,就像他高中,或者该说每一所中学都会有的那些什么七大不解之谜。

两周之前,Bart突然一边嚼着零食问他为什么那么爱喝咖啡,明明那么苦。他当时好像也对他的这种说法表示赞同来着,只是他懒得再去买方糖和牛奶。
这么说来,他的咖啡好像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变甜的。
他开始怀疑自己中了什么心想事成的魔法了。
那他要许的第一个愿望可能就是让他男朋友变得聪明点。
你知道的,情商方面。

在他的想法超出问题本身不知道可以绕地球多少圈的时候,他重新回过神盯着他的咖啡杯,里面装着他刚尝了一口的咖啡,甜度变成了之前的两倍。


他想试着不去考虑这些事,用Alfred教他的什么放空什么贤者什么万物皆虚来让自己获得“解脱”,他照常在滴水兽等Conner陪他夜巡,但今天晚上没等到。

“多久了?”他站在房间门口始终保持沉默,直到Zatanna走出来他才好像恢复了语言能力,他的眼睛急迫地抓着她,像是握着什么绳索。

“从今天下午开始,没事的,只会让他睡个几天。”她拍着Tim的肩膀,轻松的口吻安慰了他,他的视线从那时候开始便离开了魔法师,而是从门缝里钻进了房间摸索他今天一直在等的人。

“你可以去看看他,放心,很快会醒的。”
还记得他说觉得自己中了什么魔法吗?他现在的愿望是Conner可以永远不中魔法,聪不聪明什么的,谁在乎啊。


Tim又遇上了麻烦,很小很小,比之前的还小。他的咖啡变回苦味了,他被甜味宠惯了的舌头从第一口就提出了抗议。

他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盯着床上睡得安稳的人看了一会儿,眼睛慢慢从灰蓝发出亮光,突然站起来动手翻起了他房间的柜子。
二十多件一模一样的黑色T恤、几本简单的书、小氪的披风和零食、各种各样他根本不需要的处方药、两部通讯器、照片、咖啡…

“我真蠢,他们都说谈恋爱会让人智商下降。”Tim捧着手里的东西,它让他停止了在他房间的侵略和扫荡,他把它翻来覆去地看,像是这样便可以学会什么透视放大能力从里面看到最细微的分子构成,“我居然没意识到。”

他手里拿着一罐方糖。


Conner醒过来看到的是一双蓝色的眼睛。
他昏迷的时候梦到的那双,可别告诉别人氪星人是会做梦的。

“你的黑眼圈是不是又严重了?”他的头在枕头里晃了晃,等视线清晰一点又看向那双眼睛问道。

“那你还让我多喝咖啡。”Tim冲他晃了晃手里的方糖,手伸过去揉着他的短发像他常对自己做的那样,“现在我更喜欢喝咖啡了,更喜欢熬夜了,黑眼圈当然严重了。”

他眯着眼睛感受着自己头上的手,头偏过去亲了一下他的手腕:“现在几点了?”

“凌晨四点。”Tim把罐子放回床头柜,柜子上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但因为他挑剔的舌头还没有被品尝。

Conner撑着身体坐起来,闻着咖啡的苦味打开方糖罐子,往他的咖啡杯里夹了一块方糖。

“再放两块吧。”Tim看着他夹糖的手突然说。

“嗯?”Conner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从他风平浪静的眼睛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理由,但他的手还是听话地跟着行动,在他放下第二块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会太甜的。”

Tim被寄予所有关注的蓝色眼睛里有了笑意:“放吧。”

他捧着他加了三块方糖的咖啡晃动着杯子,对着杯口轻轻吹气等着飘飘忽忽的白气从杯子上放慢慢隐匿,然后他被这个人惯坏的舌头接触了三周来最甜的一杯咖啡,甜味掩盖了苦味甚至还盖住了咖啡本身的其它香味,这杯咖啡如他所说真的太甜了,但他还是把一整杯咖啡灌进了喉咙。

他用拇指蹭着嘴角的咖啡渍,终于对Conner不理解的要求作着解释:“因为我现在要吻你了。”


Fin

评论

热度(78)